《非常女老板》三百九十一章——三百九十五章!

-回复 -浏览
楼主 2020-05-21 14:04:26
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

           第三百九十一章 干妈干儿子

“补偿你妹!”这时的我有点不讲理的冲动劲,骂了声后就挂断了电话。

随后气氛有点凝重了,摄影师被我打的都起不来了,脸上青一块紫一块,而且嘴角处还有血沫子不断的往外流。

司机跟客服冷眼看着我,也没啥态度,看来我打了他们的人让这两男的有点不满了。

不过那个小助理还不错,她说:“人渣根本不值得我们维护,太无耻了。”

这一句话,让司机跟客服都是老脸一红,连他们自己人都看不惯摄影师的行为了,他们俩还有啥可不满的?

这时摄影师躺在地上,挣扎着说:“你不能把我送进去,我都认错了,如果你非要报警,你不会得好的,金夫人的老板,是我干妈。”

草!我抬脚就在摄影师的脸上踩了一下,把这混蛋踩得直翻白眼。

“别说是你干妈,就是你亲妈也保不住你。”我越骂越来气,还想继续踩他,结果被江雯雯过来把我给拉开了。

“唐军,我听说过,金夫人的老板是个女人,而且是很有能量的女人。他敢干这么混蛋的事,说不定真是那女的人干儿子。”江雯雯比我对社会上的事了解的多,这时候居然有点小担心的样子。

客服也对我说:“我们老板叫金爱华,在市里和省里都有不少关系。唐先生,人你也打了,我们经理肯定也做出补偿承诺了,这事就算了吧。”

我能看得出来,这个客服是软硬兼施,如果换成普通人可能真就这么算了,可是现在的我也认识很多硬人,换言我我也算半个硬人了,如果这事就这么算了,我也没面子啊!

“你在吓我啊?”我瞪了客服一眼,然后背着手说:“蔡斌听过没,站前老大,那是跟我称兄道弟的哥们;蓝刚听过没,人称刚爷,同样跟我是忘年交;别说是这龟儿子,山冶原总经理白建业都被我打过,我会怕你们的女老板?”

哥们我也拖大一回,反正这时我也是头脑有点发热。

这客服听我提到的几个人,立刻看我的眼神都变了,那个司机的表情也有点发僵。

可那个小助理,这会好像更兴奋了,她朝我挥了下小手,“哥,你真还认识斌哥啊,原来你这么了不起。”

我去了,认识个社会大哥有啥了不起的呢?看来现在的小孩真够脑残的,不想成为社会的栋良,总是崇拜一些混得好的人。

咦!

“唐军,有发现,你看这是谁?”雯雯姐突然把那个微型摄像机拿过来让我看。

从小屏幕上我看到里面出现了摄影师本人,这小子居然没穿衣服。我勒个去的,这小子别看闷骚,可是本钱挺足的,目测足有二十多厘米长。

这小子好像是在跟一个女人上床,一个中年熟妇被他压在下面,一脸陶醉的样子,看嘴型,一边那啥还一边在说着什么。

我说:“把声音放开听听。”

我把人都打了,也不介意多看看他的隐私。

雯雯姐脸红了一下,可还是按照我的指示按大了声音键。

这时小摄像机里出现了声音。

“干妈,这样行不?”

“行,我的好儿子,你真长,妈好喜欢哦!”

呕!

我和江雯雯一起呕了一声,尼玛,干姐姐干弟弟还说得过去,你这是干妈干儿子啊,太特么乱来了吧?

“干妈,儿子为了伺候好你,特意做的延长手术。”

“傻儿子,你原本就又粗又长的,还这么搞干啥?”

“为了干妈爽,儿子啥都愿意。”

“好了,别废话了,快……”

我去了,我把这小摄像机拿过来,赶紧按快进,把这一段放过去了。

摄影师挣扎着还想起来,而且抬手对我喊,“还我,不准看我和我干妈的艺术视频,你这个混蛋!”

我去了,哥们见过无耻的,可像这小子这么不要脸的,我长这么大头一回看到。你这还艺术视频?照你这么说,日本AV视频全是艺术了,小鬼子除了短小点,人家哪方面不比你拍这玩意艺术?

这回都不用我踹他,雯雯姐抬起小脚丫,一脚就踩在他的脸上,把这摄影师又给踩趴下了。

我看着快进画面,这才发现,感情这小子偷的的人可太多了。当然,大多是来拍结婚照的准新娘,只是这小子太挫了点,真正拍到露点的,几乎没几段。

不过最后有段视频把我震惊了,画面上居然出现了乾富贵,如果只是这老小子我还不吃惊。关键是这段视频里的老小子,上身穿着华丽的亮面衬衫,下身却没穿裤子,一个身穿结婚的女人趴在她身前,纱裙被他从后面撩起来,然后……

“这女的是谁?”我看着有点兴奋,居然自言自语出声了。

快进画面,很快为我揭开答案了,尼玛!你们猜这女的是谁?如果说出来,肯定没人敢相信。

看到这女人的脸时,连雯雯姐都倒吸了一口气,然后抬起一双小手捂住了嘴。

我立刻按了暂停,然后蹲下来问摄影师,“你这个是什么时候偷拍的?仔细告诉我,我可以考虑不报警抓你。”

摄影师直愣愣的看着我说:“你没骗我?”

“没骗你,说吧。”我尽量表现得心平心和一些。

摄影师说:“去年这时候吧,这老男人跟这女的也拍的这套海景结婚照。他们俩给人的感觉就不太正经,他们……就是在这里干这个事。当时我就偷拍了……”

这摄影师说得挺详细,他说画面里的女的虽然算不上美女,但身上有股让男人无法抵挡的性感,他一看到这女的就起反应。

而那老男人还挺龌龊,俩人拍完照后,居然说就着女人穿结婚的样子干一炮,这样过瘾。

呵呵!

哥们我冷笑了一下,心里暗想,乾富贵啊,难怪你一心一意想收拾我,原来是这么回事,有这娘们就不会有好事。

这时金夫人的经理又打来电话了,他的态度这回变得非常诚恳,说不但这次给我全免费用,而且还赔偿我五万块钱。

我说:“你看我像差钱的人吗?”

那经理在电话另一端说:“我知道先生不是差钱的人,刚才我请求过老板了,我们老板承诺,等您回来,她会亲自摆酒向您道歉。”

我说:“行了,等回去在说吧。”

反正现在照片也都拍完了,我们又分了两辆车往回赶。

这回那个摄影助理主动上了我们的车,等车子上了高速后,这活泼的助理比比划划的说:“哥,你打人的样子太帅了,就是表情有点凶,不过很爷们。”

这句话把江雯雯也逗笑了,雯雯姐说:“我的男人当然爷们了。”

我说:“妹子,你给我说说,你们老板人怎么样?”

助理说:“我们老板我也说不好,她平时不怎么在影楼里呆着,我就见过她几回。看穿着打扮,就是个贵妇,不过我总觉得这女的不正经。”

噗!

这下我也被逗喷了,我说:“你怎么能看出她不正经呢?”

助理说:“我就觉得她从来不正眼看我们女的,可一看到男的目光就发亮,而且是长得帅的男的,她肯定得多看几眼。”

雯雯姐看了我一眼,“老公,那个女老板不是说要摆酒道歉吗?你可别跟她勾搭上啊!”

擦!我苦笑着说:“能跟干儿子乱搞的女人,你觉得我能看得上眼?”

“也是啊,我老公可不是那种饥不择食的人。”雯雯姐笑眯眯的说道。

咱们聊着天,感觉时间不长就赶回A市了,可实际上还是用了三个多小时,下高还时,都已经快六点半了。

当晚我也没理会结婚影楼那边,我先把雯雯姐送回家,然后自己回小窝好好睡了一觉。

第二天是周一,正常上班也没啥事,晚上下班的时候,金夫人那边给我来了电话,说是他们老板在五环酒店定了桌,请我去吃饭。

雯雯姐本来不想去了,我说:“一起去吧,咱们都是当事人,你听听他们这事怎么说。”

“那好吧。”江雯雯点了点头,然后跟我一起去了五环。

在五环这地方,我不怕对方会搞什么事出来,因为离五环不远就是SVS,那家大夜店可是蔡斌的产业,我一个电话就能调来人。

到了预订的包房后,金夫人的女老板居然在门口等我呢。

这女人穿得挺华贵,果然有点贵妇气质,昨天那个客服也在,一看我来了,立刻给他的女老板引荐。

这女的表面上举止还挺得体,看到我之后,主动跟我握了握手。

“唐先生原来这么年轻帅气啊,幸会!”这女的见面先给我点了个赞。

我笑了笑,“金女士客气了。”

“里面请,有话我们连喝边聊。”

女老板把我们让进包房,坐下后,还问我和江雯雯喜欢吃什么,要喝什么酒,看起来是个面上人。

我随便应付了几句,等把酒菜定下来后,女老板下一脸严肃的说:“昨天发生的事,我代表摄影师小王和我们整个金夫人结婚影楼向二位道歉,我希望能赢得二位的原谅。”

我和雯雯姐对视一眼,都没有说啥,等这这女人的下文。

随后女老板递进来一张六万块钱的支票,她说:“这是退还给二位海景结婚照套餐的钱,还有我给二位额外的五万块补偿,你们的照片我叫人加急处理,明天就能做出来。至于小王……”

她再次提到那个摄影师时,停顿了一下,然后盯着我说:“唐先生,小王已经被我开除了,不过他还年轻,我希望你能给他个重新做人的机会。如果你不报警的抓他的话,我可以额外再支付十万,你看怎么样?”

这个女人不管人品如何,但从她说话办事来看,确实还算讲究。

我说:“昨天发生点小事,我跟你干儿子说了,不会报警抓他了,我想他不能不告诉你吧?你还能提出补偿我们十万块钱,看来金女士真的很会做人啊!”

“呵呵!别看我是女人,但我做事很爷们的。”这位女老板说这句话时,居然向我抛了个意味深长的眼神。

呕!

看到这女人那种眼神,我都差点把午饭吐了。你妹的,留着你这浪劲,跟你干儿子扯吧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第三百九十二章 她二姨

雯雯姐一直观察这位女老板呢,见这女人对我来了这么个眼神,立刻笑着说:“金女士,你眼睛不舒服啊?”

“我……是呀,这两天眼睛有点干涩。”金爱华笑呵呵说:“你可不要误会啊,我都快五十的女人了,身上这些零件啊,偶尔就会出点小毛病。”

雯雯姐说:“我懂,像您这个年龄段的女人,一定要多注意保养,平时多吃点素,一定要清心寡欲,这样才能保持身体健康。”

嘿嘿!我心里偷笑,雯雯姐这几句话,可是有点夹枪带棒了,明显是指这位女老板平时有点纵欲过度。

金爱华也不介意,这时酒菜上齐了,她主动给我和雯雯姐倒了两杯红酒,道歉的诚意算是做足了。

我和雯雯姐简单的吃了点就准备走,可是最后金爱华突然对我说:“唐先生,我还有件事,就是你没收了小王的小摄像机,我想买回来。”

雯雯姐和我都发现了,咱俩准备离开时,金爱华明显有些紧张,看来她前面给足了我们面子,应该就是为最后这件事做铺垫呢。

我说:“我知道你关心的是什么内容,我会删掉的。”

“不,不光是我的,我要全部,我想你们被偷拍的肯定删掉了。”金爱华这时显得更急了,完全失去了刚才稳重华贵的气质,她说:“十万,我再加十万,算是你放过小王加上我买回那个的补偿。”

我和雯雯姐其实都很爱钱,不过有些钱我得赚得明白才行,我说:“那个小摄像机里,有不少你干儿子偷拍别人的段子,你是怕流出去有损你金夫人的声誉吧?”

“对对,你能理解就好!”金爱华连连点头。

雯雯姐却说:“那……老公,20万,卖给她?”

我假装为难的说:“这点钱对咱俩来说根本就是小意思吗,她退我们结婚照的钱和补偿五万块,那是应当的,我能不计较这事,是对她的态度满意。可是话说回来,要做交易的话,那小摄像机里的内容,可绝对不是20万就能买到的。”

30万怎么样?”金爱华立刻又加价了。

雯雯姐说:“老公,要多少是多啊?”

“要汽车?要啥汽车?”哥们我学了下本山大叔的小品段子,气呼呼的说:“咱又不是没有汽车,你要啥汽车?”

“要辆车也是对的,这样吧,40万,当是我出辆车钱,恭喜二位喜结良缘了。”金爱华真是个明白事的女人,难怪能把事业做这么大。

我和雯雯姐相视一笑,而后异口同声的说:“成交。”

这回真不错,哥们我吃了顿饭,兜里又多出四十六万块钱的支票。当然了,我现在不仅心眼多了,而且也确实有点学坏了,那小摄像机里对我有用的东东,我昨晚就备份过了。

第二天,我领着雯雯姐去银行,拿出十万存到雯雯姐的户头上,这就当彩礼了。雯雯姐跟我是不会客气的,存完钱后,她晃着手里的银行卡,还亲了我一口。

我说:“在拿二十万还老乔大哥,这钱可不能总欠着人家的。”

雯雯姐说:“那还剩十六万你准备干什么?”

我拉着雯雯姐出了银行,然后开车往二台子方向去,一边开车我一边说:“我要给你买辆车,人家金夫人女老板不说了吗,要送咱们一辆车,我老婆必须得是有车一族才牛逼啊。”

切!

雯雯姐切了一声,然后说:“那不是她送的,是我要的好不好?”

“拉倒吧,是我配合的好,算是我替你要的。”

“行啦,咱俩谁要不一样。”

“嘿嘿!亲爱的,咱俩真合拍。”

“别臭美了。”雯雯姐收起笑容,拿出认真的表情说:“老公,我不想买车,你有车就够了,我觉得这笔钱有别的用处。”

我放慢了车速,“你想干什么用?”

雯雯姐说:“咱俩结婚,虽然是假的,可是戏得做足啊?结婚后,我们住哪?到时候我妈怎么办?”

汗!这个真是大问题,我把事想得简单了。

我说:“你是想买房?”

“对啊,现在房价涨得很厉害,预计房价只会继续上涨,不可能回落了。老公,我们首付,买套房吧?”雯雯姐想得真周全,她说:“我不想要多大的房子,有个七八十平的双室就行。”

我说:“首付干什么?现在一般的商品房,每平在三千左右,这是十六万,我在添一点就能直接拿下一套了,走,选房去。”

雯雯姐看我的目光要多温柔就有多温柔,只是由此一来,还老乔的钱又得拖一阵子了。

“先去金夫人那,把结婚照取回来,然后再去。”

“奉命,老婆大人,走起。”

接下来的两天,我和雯雯姐天天出来看房,因为时间太紧了,就是买现房也没法立刻住进去,因为就算弄最简单的装修也不可能在几天内完成。

不过老天成全我们,就在大鹏哥住的东亚第一城,有一套84平米的样板间一直没出售,样板间可是全装修好的,就是为给买客的客人参观用。

这套房子,总价才二十六万多一点,我和雯雯姐都挺喜欢,所以直接就拿下了。

领了钥匙后,咱俩都去了一块心病,雯雯姐对我说:“老公,明天就把我妈接进来好不好?”

我说:“必须的,要不咱们现在就去接……”

“现在不要。”雯雯姐突然拉住我的手,然后仰着小脸,盯着我弱弱的说:“现在这套新房子,咱俩先用一下呗!”

先用一下?哈哈,我懂的!我伸手不去解雯雯姐的衣服,可她往后一窜,还瞪了我一眼,“你个大混蛋,窗帘没拉呢,让人参观啊?”

擦!咱们这会是站在客厅里呢,而且还在大落地窗前。

我说:“这事可不能参观,赶紧拉帘,然后走起。”

又过了几天,距离五一倒计时还差三天,这时我跟雯雯婚要举行婚礼的事,整个业务六组都知道了。

谭小妍和陈雪连续几天都显得挺失落,不过董远是最活跃的,这天大清早,我报表还没弄完呢,他就跑到我身边,坐在我的办公桌上说:“大唐,你这出手太快了吧?事先说好,哥们我现在手头紧,红包不能给你包太多。”

我说:“不要红包,这次举行婚礼,就是请大家聚一聚,如果这事我要红包的话,就不地道了。”

“你什么个意思?”董远瞪大了眼睛问我。

我说:“你傻啊?你今天多大了?”

“我20啊,咋了?”董远没明白,居然还问我咋了。

这时雯雯姐正好从小办公室出来,她笑着说:“你20,唐军不和你同岁吗?他可没到法定的结婚年龄呢,傻小子,唐军是个负责任的男人,他是给我一个名份,让我妈安心,这么说你懂了不?”

“假的啊?”这下不止是董远,谭小妍和陈雪也同时问了这么一声。

“真的!”我认真的说:“你们明白,我的心是真的。”

“所以我不在乎这是假的。”雯雯姐笑眯眯的说道。

谭小妍好像做了个深呼吸的动作,可能是放松了一下吧。

随后我跟董远说:“红包我是不收的,不过董啊,你是我的铁哥们,你明白我是假戏真作的,所以伴郎和伴娘必须得有。”

“我行,我和思雨把这事包了。”董远这回明白我的意思了。

五一这天,我穿着新郎官的西服,狼姐给我出阵几辆车,加上我自己的车被装饰着了头车,一起到雯雯姐家迎亲。

因为江妈妈提前被我们接到新房了,所以一大堆叫门的俗套都免了,我把穿着洁白结婚的雯雯姐从楼上抱下来,也是作给邻居们看的。

随后鞭炮开道,我把雯雯姐接到新房。按照我们东北人结婚的习俗,到新房还是有一套程序的。

双方家人认亲,这边我爸肯定出场了,雯雯姐家里亲人很少,就来一个姨娘和姨父,所以这方面显得挺简单的。

随后挂钟,添柜,这些就不细说了,最重要的一套程序是坐床。

坐床,是指新娘跟新娘坐在床上,有亲戚朋友往上洒花生、莲子什么的,这是寓意早生贵子的意思。

可这道程序的时候,居然出岔子了。

雯雯姐那唯一的姨娘居然开始挑事,这女的我一开始没太注意,这会我才发现,她长得下巴细尖,一看就是个泼妇。

她横在床前说:“这个程度等一等,我做为娘家人,有些话必须得说了。”

“二姨,你要干啥?”雯雯姐坐在床上,抬头问道。

二姨说:“雯雯,你这么就把自己嫁了不觉得委屈?你看看,咱们家亲戚少,这没办法,可他们家呢,就男方他爸出现了,别人呢,他家没亲戚吗?”

汗!居然被挑理了,这事我真是疏忽了。不过我这也没办法,将来这样的婚礼,我可能还得办几回呢,不能每回都把亲戚朋友都叫齐吧?

二姨接着说:“你们老唐家,是不是看我们家没人,这是明摆着瞧不起我们吧?”

“她二姨,你少说两句吧,这事有啥可挑……”江妈妈这时从侧卧过来了,老太太现在还不太熟悉新家的环境,所以伸着两手往前摸,旁边有人连忙扶住她。

二姨一看姐过来了,不但没收敛,反而气焰更嚣张了,她说:“姐,我就这么一个侄女,虽然平时我们姐俩走的不近,可雯雯这是人生大事,我不能不说两句,事也不能办的这么差。”

“她二姨!”这时我爸也过来了,现在我爸当了老板,精神状态比以前可强了多少倍,我爸说:“办大事,不在于亲戚朋友来多少,主要看办事人的诚意。”

“诚意,你们这还叫有诚意吗?你……”

我爸抬手坐里怀摸出一张存折,打开后往雯雯她二姨面前一亮,上面的数字是20万,这一下就把她二姨给看结巴了。

“你……还真有诚意,六位数,20万啊,这是给雯雯的吗?”他二姨两只眼睛都在放亮光,注意力全在存折上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三百九十三章 我姐过来了

随后我爸把存折递到了江雯雯的手上,和蔼的说:“雯雯,这是爸给你们小两口日后的生活费,当然,这不是改口钱,一会去酒店正式典礼的时候,还有红包。”

这时我特意看了眼她二姨,这女人嘴长得老大,都能同时塞进去四个馒头。

嘿嘿!看来我爸现在也学会拿钱砸人了,只是我不明白,他哪来的20万呢?快递公司虽然现在挺火,可是不至于这么短时间,就进账这么多钱吧?

这事我现在也没时间问,只能等没事的时候在说了。

随后的程序就简单了,她二姨不但不折腾了,还跟我爸套近乎,一口一个亲家的叫着,还打听我爸是做什么的,家庭情况怎么样……

后来我爸都被问烦了,赶紧催着我们去酒店。

到了酒店后,我还担心没几桌客人再被挑理,不过狼姐真聪明,她给我们安排的三楼,这里除了一个典礼舞台,其余全是包房,这样就避免尴尬了。

不过今天结婚的新人可是挺多的,二楼大厅还有一对,二楼没有包房,所以三楼包房给她腾出一间做为新娘子换衣服用的。

这个新娘子还挺牛逼,不大会的功夫就上来换了四五回衣服。

我这边结婚典礼开始的时候,正好又赶上这新娘子上来换衣服,这边婚礼进行曲一响,雯雯姐挽着我的手臂就往舞台上走。董远跟田思雨这对伴郎伴娘在后面跟着,上到舞台后,下面的人还鼓掌起哄。

不知道楼下那新娘子是什么心理,她换完衣服后,居然没下楼,而是站在人群里看热闹。

可能是我们这婚礼有点太扎眼吧,我的雯雯姐娇小可爱,穿上洁白的结婚,配着头饰,就跟个小公主一样;美女主持人洛花氤同样艳光四色。

我自认为,我也是高大上的主儿,加上伴郎伴郎也是帅哥美女的组合。反正那个看热闹的新娘子,目光里有嫉妒的成分。

洛花氤今天主持的也很棒,妙语连珠的连连给我和雯雯姐点赞,还开了几个小玩笑。

随后进行改口环节,我爸和江妈妈被请上舞台,我和雯雯姐给双方家长敬茶。

敬茶的时候,雯雯姐对着我爸甜甜的喊了声,“爸!”

这一声,赢得一片掌声,我爸又给了雯雯姐一个厚厚的红包。

美女主持人洛花氤还在一旁解释,“唐爸爸提前跟我透露过哦,这个红包是一万零一块钱,预示着这个儿媳妇是万里挑一。”

随后我给江妈妈敬茶,也大声叫了声,“妈!”

江妈妈同样给我一个厚厚的红包,同样是万里挑一的意思。

接下来又是证婚人讲话,还有上香槟塔,我和雯雯姐还有一个点冷烟花的节目。

最后交换戒指,等仪式全结束时,洛花氤拿着话筒热情洋溢的说:“现在礼成,我宣布,二位新人正式成为合法夫妻,祝新郎新娘举案齐眉、百年好合,新郎,你现在有权热情的拥吻你的新娘子了。。”

“亲一个!”

洛花氤的话刚说完,作为伴郎的董远就第一个起哄上了。

随后下面的人也跟着起哄,呵呵,这个我是不在乎的,我搂着雯雯姐就亲了一口。

“不算,这时间太短了。”

“就是吗,来个浪漫的、法式的……”

擦!真是看热闹不怕事大,下面还有人起哄。

好吧,这回我跟雯雯姐很投入的又吻了一回,这才算完事。

接下来,大家就该入席了。可是我和雯雯姐从小舞台上下来,正好路过那个看热闹的新娘子时,那女的居然小声说了句,“一对白痴。”

擦!这是说我们呢?

我和雯雯姐同时扭头看了这女的一眼,这个新娘子真叼得厉害,骂了人还不把我们当回事,仰着头,用鼻孔对着我们。

不等我发作呢,董远把我拦了一下,“大唐,今个儿是你大喜的日子,别跟一般的母狗治气,这些小事交给我来吧。”

“你说谁是母狗?”那个新娘子立马火了,她指着董远说:“你特么谁啊你,你骂人之前也不打听打听,有些人是你能骂得起的吗?”

“母狗,就骂你呢,草泥马!”这么直接的暴粗口,不用问都知道是女汉子田思语了。

田思语的猛劲,很多人都了解,我怕引起围观,立刻招呼亲戚朋友进包房入席。

不过我和雯雯姐没有走开,只是站远了一点看事态的发展。

“你还敢骂我,我撕了你的嘴!”那个新娘子伸出双手,要抓田思雨的脸。

女汉子哪会被欺负啊,她照着这条母狗给抽了个大嘴巴,一下就把那新娘子给抽坐下了。

随后田思语指着她说:“你个傻逼娘们,是不是嫁了条赖皮狗,心里不平衡啊?草泥马的,找事也不事先打听打听,这是你撒野的地方吗?”

董远还跟我说:“你和雯雯姐别看热闹了,这边开席了,你们得转一圈,给大家敬烟去。”

我朝董远做了个OK的手势,然后拉着雯雯姐就走。

江雯雯还有点担心,她问我,“咱们不管行吗?让他俩这么折腾?”

我说:“别管,你没看出来吗?那女的是故意在找事,你别担心,在这地方谁也别想翻起大浪来。”

“啥?故意闹事,你怎么知道?”雯雯姐拉住我的手问我。

我说:“新娘子换衣服换的勤点还好说,可你见过新娘子不在自己的喜宴上,却跑到别人的典礼上看热闹吗?”

“没有。”雯雯姐摇了摇头。

我又说:“这女的看热闹时不说话,为毛我们俩从她身边走过,她就小声骂我们?这么故意的挑衅行为,已经明显的暴露她的意图了。”

“还暴露她的底裤了呢!”雯雯姐噗嗤笑了一声,居然给我来了句黄色玩笑。

我笑着说:“她就算露了底裤我都不稀罕看,我看雯雯姐的就够了。”

咱俩一边说,一边取出事先准备好的烟和火,然后挨个包房去点喜烟。

其实我们这总共也就三桌客人,不一会就把这道程序走完了。

等我们再出来时,外面的事件已经升级了,从楼下冲上来不少人,不过全是男的,这会已经把董远跟田思雨围住了。

其中一个男的抓住董远的衣领子说:“小子,你们挺牛逼啊,还敢打我们的人,信不信今天老子给你们挨个放血,让你这喜事变丧事?”

这王八蛋嘴挺毒的,换成任何一个正常人,也不会在别人的婚礼上说这种话。

其他人还在起哄,说什么的都有。

“小子,这事你不赔五十万都不能拉倒。”

“妈的,光赔钱也不行,打人那小娘们得让我们带走玩几天。”

“我看还是揍这小子一顿算了。”

呵呵!哥们我一边听,一边播通了狠姐的电话。这可是华世博际,是狼姐的根据地,你们在这找我麻烦,那真是自找没趣了。

“你们都特么老实点!”这时董远也急眼了,他把抓他那人的手掰开,然后指着对方说:“我明告诉你们,这是我铁哥们的婚礼,谁要想故意找事的话,今天我非弄死几个不可。”

“哎哟!这牛逼吹的!”

“还弄死几个,哪个坟头里的人是你弄死的?”

“别废话了,揍他。”

这群故意找事的人又开始起哄,而且真有要动手的征兆。

我赶紧从外面把人群分开,然后用手机指着他们说:“都老实点,我是今天这层楼的新郎,你们有啥事跟我说。”

董远过来推了我一把,“你出来干吗,去招待好客人,这边有我呢。”

我能看出来,董远是真不想我参合这事,这才是铁哥们,不过哥们在铁也架不住人家人多啊,我哪能看着他挨打?

“没事,你……”

“别特么整没用的,我们的人挨打了,怎么办?”

我想告诉董远我能罩得住,可这群来找事的人打断了我的话,立刻把矛头对向我了。

那个被田思雨打了的新娘子,瞪着我说:“别说我为难你,要么赔我五十万,要么拿你老婆来顶账。”

卧糟!哥们我被这女的给雷了一下,我说:“五十万我能理解,可是跟我老婆有啥关系?你把话说清楚。”

这新娘子说:“不跟你兜圈子了,我不能白挨打,我有个干哥去年死了,但是生前没结婚,还跟你老婆处过对象,让你老婆跟我干哥结个阴亲,我就不追究了。”

呸!

哥们我差点吐这女的一脸口水,“你个死娘们,我早看出你根本不是二楼结婚的人了,你是蔡鸿宇他姑派来的吧?整这么多没用的干屁?”

“就是我怎么的?”

我一提到蔡鸿宇他姑,他姑的声音真就响起来了,随后噔噔噔的脚步声响起,来我们公司闹过两三次的死娘们又出现了。

尼玛,在今天这个日子里,我看到她都闹心死了。

这死娘们还像挺有理似的,她指着我说:“我在你们公司就说过,江雯雯必须嫁给我侄,否则我不会让你们好过的。小子,刚才典礼我没闹你们就够给面子了,要么你同意让你那个小婊子跟我侄……”

啪!

死娘们话还没说完呢,就挨了田思雨一个大耳光。

恐怕谁都没想到,这个漂亮的女汉子这么猛,人家围了一群老爷们,她还敢动手,而且这回动手就打得正主。

死娘们被一巴掌抽愣了,田思雨指着她的鼻尖开骂,“你脑残片吃多了吧?你个老傻逼娘们,知道自己说啥呢不?”

“我说……”

啪!

死娘们又要撒泼,可是刚说出两字就又挨了一巴掌。

“小贱货敢打我,你们看啥呢,给我打,今天我肯定不让他们的婚结舒服了。”死娘们这回发飙了,不但自己朝田思雨扑过去,而且还招呼别人要打我们。

这要是真动起手来,人家是有备而来,我们肯定要吃亏。

可就在这关键时刻,狼姐带人出现了。

“哎哟哬!敢在我的地盘上撒野,你们是活拧歪了吧?”狼姐这会的声音有点霸道,有点野性,但听到我的耳朵里却有如天籁。

哥们我悄悄的把手机按了挂断键,笑着对董远说:“我姐过来了,所有事都不用我们操心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第三百九十四章 狼姐在吃醋

狼姐不仅到了,而且还带来一大帮人,从楼下上来的同时,把死娘们他们这群人给反包围在里面了。

“你们……要干什么?”死娘们刚才牛逼闪闪的要打要杀呢,可一看这阵势,立马就蔫了。

被死娘们带来的这群人,也都不是什么厉害角色,一看咱们这边的人多,他们也都怂了。尤其是那个假新娘子,此时缩到死娘们身后,都不敢露脸。

狼姐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到我面前,旁边的人立刻让开一条道,一个个脸上都带着敬畏。

擦!我真得跟狼姐学学,人家这气势、这范儿!

“我的好弟弟,刚才姐有点事,没赶上你的结婚典礼,你可别挑姐哦!”狼姐一边说,一边环视死娘们带来的这些人。

别看这些人一个个都是大老爷们,可是迎上狼姐的目光时,都跟犯了错的小孩一样低下头去。

尤其是死娘们本人,这会要多紧张就有多紧张。

我说:“姐,这死娘们以前找过你弟妹好几回麻烦了,她侄死了,还想逼你弟妹给她的死侄结阴亲。”

“什么?!”狼姐一听这么回事,当时脸就沉下来了,她指着死娘们说:“你特么脑残啊?人家结婚的日子,你跑来这么闹腾,你是不是想下去陪你侄?”

“大妹子,你听我说……”

“放屁!谁是你大妹子?”狼姐向前一步,手指都点在死娘们的鼻尖上了,“你特么一个老逼黄脸波,长得跟沙波狗似的,居然敢管我叫妹子。来几个人,把这死娘们扔出去。”

“唉!大侄女,我错了,你……”

啪!

不等死娘们说完,狼姐一甩手就给她一个大耳光,把死娘们后半截话都给打回去了。

狼姐带来的人里,出来四个壮汉,架着死娘们就往外拖。

狼姐指了下一旁的包房,“包房里有窗户,我的意思是从窗户扔出去。”

我擦!哥们我听了都一缩脖子,我姐是真狠啊!

狼姐的人也听话,四个人面无表情,架着死娘们就往包房那边走。

这回死娘们真抓狂了,四个壮汉架着她,她肯定是跑不了,可是却手刨脚蹬的挣扎,还嗷嗷的叫着说:“别啊,大侄女求你了,放过我吧,我保证以后不敢了。”

狼姐气乐了,“这死娘们,不让她管我叫妹子,又叫上侄女了,真该死。”

“那你叫我叫你啥啊?妈,我管你叫妈行不?妈,你放过我吧!”

噗!

死娘们这句话一出,把我们逗喷了一片。董远笑得捂着肚子蹲下了,田思雨更是指着死娘们说:“这死娘们,谁给她当妈,还不得愁死。”

狼姐苦笑着摆了下手,“先把她关包房里。”

然后狼姐又看向死娘们带来的其他人,“你们是干什么的?都说说,敢上这来找事,你们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?”

这群人没一个敢吱声的,可田思雨这个漂亮的女汉子却会抓重点,她过去把那假新娘子给拎出来了。

“来,小娘们,最开始找事的就是你,你说说咋回事?”田思雨把她拽到狼姐面前,然后掐着小蛮腰问道。

狼姐也盯住她,那目光要多犀利有多犀利。我和董远也盯着这女的,看得这女的目光闪烁,都不敢头。

啪啪啪……

狼姐扬起手,对着这假新娘子就抽了一通大嘴巴,打得那叫一个响亮,听得其他人都直哆嗦。

我指着假新娘子说:“你最好说实话,要不然今天我保证你得不了好。”

狼姐朝我努了努嘴,“你和你朋友也去吃点饭吧,这边的事姐给你处理,我保证,这回把你这个麻烦事彻底解决。”

我也跟狼姐挤了下眼,“姐,我不跟你说谢谢了哈。”

“咱们姐俩谢啥,去吧。”

我拉着董远赶紧躲开了,狼姐解决事的手段肯定激烈一些,而且我感觉,这次死娘们来闹我的婚礼不一定是坏事,因为死娘们遭遇了狼姐,狼姐注定会帮我把这件事做个了断。

随后的婚宴进行的很顺利,大家吃完饭后都各自回家了。

不过我惦记死娘们的事,我让董远开车把江妈妈和雯雯姐送回新房,我得去找狼姐问下情况。

我找到狼姐的时候,她正在华世博际的天台上呢。

“姐,你怎么上这上来了?”我登上天台后,感觉风有点大,不过有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。

狼姐说:“上来透透气,不知道为啥,今天看你结婚,姐心里有点不舒服。”

我说:“姐,如果你愿意,我也可以给你一个这样的婚礼。”

“呵呵,不用。”狼姐转过身,看着我说:“我跟别的女人不一样,做你姐姐挺好的。”

我朝狼姐笑了笑,狼姐确实与众不同。

“对了,那个死娘们彻底服软了,她保证不会再出现在你和江雯雯面前。”狼姐一边说一边递给我一张银行卡,“这是死娘们给你的结婚贺礼。”

我去了,我接过卡片后问狼姐,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狼姐说:“我逼她给的,这张卡可是刚才在银行现办的,为了避免她事后反悔用我的身份证办的卡,然后她往卡里打了十万块钱。”

我朝狼姐挑了个大拇指,“姐,这钱我不能要,你留着用吧!”

我要把卡给狼姐,可她说啥不要,又塞到我的手里。

“姐不缺钱,而你不一样,你现在是创业的起步阶段,用钱的地方多着呢。等你将来真不差钱的时候,姐说不定要指着你吃饭呢。”狼姐这时候表情很柔和,风吹乱了她的长发,让我看着有点痴迷。

我把卡收了起来,又多出十万块,我又可以把乔梁的钱还上了。

狼姐又跟我聊了聊刚才的事,死娘们在狼姐面前可是出丑出大了。狼姐把死娘们和她带来的人都拉上了天台。还要当着大家的面,把死娘们从楼顶扔下去。

结果死娘们吓得当场尿了裤子,以死娘们的身份,自然听过狼姐的大名,她向狼姐发誓,以后再敢找我和雯雯姐的麻烦,出门就被车撞死、下雨天被雷劈死、喝凉水都呛死……

我听了这些,都被逗乐了。

至于那个假新娘子,是死娘们的一个外甥女,这女的和蔡鸿宇一样,都没有正式工作,平时靠着死娘们的医院赚钱,所以死娘们要她干什么,她就干什么。

我说:“有些人就是这样,不遇上狠人的时候,总想着找别人麻烦,真碰了钉子,就彻底蔫了。”

狼姐说:“不说她了,唐军,今天婚礼办完了,你怎么不回去陪你的新娘子?”

我说:“当然得来看看我姐了,如果没有你,时间在这么紧的情况下,我根本连婚宴的地方都订不上。”

狼姐突然走到我面前,抬起一只手勾住我的脖子,然后小声说:“姐想干坏事。”

擦!

我四下看了看,天台虽然挺大,但除了我和狼姐并没有别人,这才放下心。

我说:“你要干啥坏事?”

“明知故问。”狼姐说:“反正我今天心里不太爽,我想先用用你这个新郎官,行不?”

“必须行。”我搂住狼姐的腰,在她的耳边吹着热气说:“找个地方呗。”

“就在这。”狼姐突然变得像个淘气的小女儿一样向上一蹦,两条美腿盘在了我的腰上。

我立即用手拖住她的屁股,好圆、好软。

五一的气温已经很暖和了,还真适合户外锻炼,话说以前我跟雯雯姐就是大冬天还在开发区的破楼里打过野战呢。

我就势吻住狼姐的嘴唇,她主动伸出香舌,热烈的回应我。

今天的狼姐有点疯狂,咱俩靠在天台上的卫星电视信号塔上那啥,她不断的要求换姿势,把我和她自己都折腾的筋疲力尽才算满意。

最后我坐在地上,她靠在我怀里,我气喘吁吁的说:“你这是没安好心啊,我晚上恐怕没力气洞房了。”

狼姐笑个不停,“是啊,婚礼上的新郎官被我用了,让新娘子晚上哭去吧,哈哈……”

擦!我敢保证,狼姐在吃醋。

等我回到新房时,已经快四点了,雯雯姐正陪江妈妈坐在客厅里聊天。

见我回来了,雯雯姐立刻给我倒了杯水,就这个细小的举动,就能体现出她贤妻良母的特性。

我坐下后,江妈妈对我说:“唐军,雯雯跟你结婚了,我也就放下心了,你呀,以后可一定要好好关心我家雯雯;我也对雯雯说了,她比你大,以后也会好好照顾你的。”

我说:“妈,你放心吧,结婚前我就对雯雯姐承诺过,执子之手,与子携老。”

江妈妈笑了,还搂着雯雯姐,让她靠在她的怀里。看到这样的画面,我突然想我妈了。我妈去世得早,貌似我好多年没享受过靠在妈妈怀里的滋味了。

晚上江妈妈早早就睡了,然后我跟雯雯姐进了主卧室,虽然下午我被狼姐差点榨干,可这洞房我可不能不入。

但是上了床后,雯雯姐却非要先跟我说说话。

好吧,其实我也想多恢复一会。

雯雯姐像是在组织语言,想了好一会才对我说:“老公,你知道为什么我妈着急想让咱俩结婚不?”

我说:“你都26了,你妈妈又是盲人,她当然希望你快点找到依靠,老人这种心理我很理解的。”

雯雯姐摇了摇头说:“我妈的身体一直不好,尤其是去年下半年开始,比以前变得更弱了,现在她晚上睡觉的时间比以前更早了,而且早上起得也晚,我感觉我妈……”

“别胡说。”我故意逗雯雯姐,抬手把她的两瓣红唇给捏住了。

“别闹!”雯雯姐扭了下头,然后继续说:“我说的是真的,过完年我带我妈做过一回体检,医生说我妈是五十岁的人九十岁的心脏,什么时候停止跳动都是说不好的事。”

“不是吧?”这回我真明白了,有人说,老年人不行的时候都有预感,她妈急着想看雯雯姐出嫁,是不是说明她已经……

雯雯姐说:“我有心理准备,现在能让我妈住进这么好的房子里,也算对我妈的补偿了。”

 

               第三百九十五章 斗舞

听了雯雯姐的话,我的心里久久不能平静。

雯雯姐平时可是个有点饥渴的女人,可今天洞房却没表现出那啥的欲望,她偎在我的怀里,弱弱的说:“老公,你的小贱货要谢谢你,你给我这个家,我感觉很温馨。”

我说:“你老公是个有担当的人,你懂就行。”

“嗯,我懂。”雯雯姐说:“老公,你今晚别那个,就这么搂着你的小贱货睡好不好?这样的感觉很舒服,拱在你的怀里,我特有安全感。”

“行,那睡吧。”我在她的耳垂儿上亲吻了一下。

第二天,生活又恢复了正常,五一我们放了两天假,可工地却不休息的,我跑到工地去跟乔梁学习工程上的事,顺便把欠他的钱还了。

乔梁还对我说,“二十万罢了,还啥啊?我都说过不要了。”

我说:“欠钱不还,不是我的性格,当然啦,如果你真心不要的话,那我就不给你也行。”

“别介,我是说客气话呢。”

哈,哈哈……

咱俩贫了几句,然后都笑了。

五一过后,日子恢复了平静,安康公司跟新安公司的斗争虽然变得越发激烈了,不过在我们精英六组却感受不到一点硝烟的味道。

我抽时间也经常去我的快递公司,现在的极速快递越来越牛了,跟当初幻城先生跟我分析的差不多,挨着职教城做快递,想不火都难。

我爸跟我说:“五一三天,每天接收快件都接近一万件,要不是高潮那小子找来好多学生过来暂时帮忙,我们都忙不过来。”

“这么厉害啊?”这样的情况,已经超出我的预判了,我说:“爸,你最近很累吧,能不能吃得消?”

我爸听我这么问他,居然笑了,而且是笑得很爽朗很开心的那种,他说:“儿子,爸当然吃得消了。给自己干,跟给别人打工的感觉就是不一样。”

能看到我爸这么高兴,我也跟着高兴。

我爸接着说:“前几天确实累啊,天天加班到晚上八九点钟,昨天才恢复正常,不过现在日平均收发的快递,也达到五千左右。”

咱俩聊了会运营的状况,然后我问我爸,“爸,我跟雯雯姐婚礼那天,你扔出张20万的存折,你哪来那么多钱?”

我爸笑了笑,小声说:“小子,你结婚都能造假,爸就不会造假啊?”

我勒个去的,我必须对我爸刮目相看了,我说:“爸,我咋不知道你这么狡猾呢?”

我爸说:“与时俱进吗,当然了,这事我跟雯雯说过了,她没告诉你啊?”

“没啊!”我去了,原来雯雯姐都知道怎么回事啊,早知道我就不来问我爸了,这不是暴露出哥们我的智商还是欠发达吗?

五月中旬开始,我的极速快递做得彻底成熟稳定了,论纯收入,极速快递是赶不上两家网店的,不过快递属于实体,看着让我心安。去掉人工和水电税钱等成本,一个月也能有近三十万的收入,加上这个门市房是我自己的,我越发有种当上土豪的感觉了。

而且周馨彤在我的极速快递里管账,跟我爸长期接触,我爸对这个儿媳妇也给予了高度的认可,这让我和馨彤都很高兴。

就这样,我平时上班,有空去工地学土建工程,活得也越发充实。

五月底的最后一天,我陪王婷婷去学校接小石悦,现在的小萝莉已经完全融入这个城市和新的生活了。

王婷婷跟我说,“现在小石悦的成绩很棒的,在全班能前五名。”

小萝莉还得意的说:“小悦悦当然厉害了,跟同龄人比,我的智商比他们高一倍呢。”

我摸了下小丫头的头顶,“少臭屁了,全班前五算什么,要弄就弄全校前五。”

小萝莉盯着我说:“叔叔,全校前五有奖励吗?”

擦!她居然跟我谈条件。咦!我突然发现个细节,我说:“小悦悦,你刚才叫我叔叔,你平时不都是喊鼠鼠吗?”

小石悦捂着小嘴格格笑着说:“人家又不是刚学会说话的小屁孩,怎么可能大舌头呢,以前是故意那么叫,逗你开心呢。”

我勒个去的,不得不承认,这孩子的智商确实高,居然把我耍了。

我说:“你要能考一回全校前五的话,我就带你去D市海边玩一回,发现王国怎么样?”

发现王国是D市的一个海洋主题公园,在整个东北都是很有名的。

石悦立刻拍着小手说:“好啊好啊,我们班有两个全校前五的尖子生呢,而且这俩个小屁孩还追求我,哪回咱们全校摸底考试,我就让他俩给我传纸条,非弄个前五不可。”

噗!

我又被这小萝莉惊人的思维给差点弄吐血,尼玛,这还能行了不?

王婷婷格格笑道:“我的乖女儿,可不准做弊。妈答应你,只要你考得够好,不管进不进全校前五,妈妈都带你去发现王国玩。”

小石悦这下更开心了,她说:“妈妈,明天是六一了,那你能不能明天先带小石悦去二一九公园玩玩啊?”

“没问题。”这回我和王婷婷同时答应下来了。

然后王婷婷还跟我显摆,“你看到没,小石悦现在不管在哪都叫我妈妈了,你这个爸爸可是没得到认可哦!”

我说:“我也从鼠鼠升级为叔叔了啊,这是一个过程,说明我也在进步的。”

王婷婷又被我逗笑了,自从收了小萝莉这个女儿,王婷婷比以前更爱笑了,性感美艳的俏脸上多了一抹阳光的美。

第二天我和王婷婷早早带小萝莉去了二一九公园,因为是六一儿童节,所以这一天来公园的孩子和家长特别多,有些娱乐项目都会排起长长的队伍。

我问小萝莉想玩什么,小石悦拉着我的手说:“我想玩急流勇进,可是排队的人太多了,看着都头疼。”

这小家伙表情太丰富了,做出一脸无奈状,还抬起小手捂着额头晃了晃脑袋。

我说:“没事,想玩就排会队呗,走。”

我一边说一边拉着小家伙就要去买票,可是小家伙往后拽了一下,指着旁边一群人说,“叔叔,看会热闹呗,你快看。”

在一块空地上围了一大群人,而且不时暴发出叫好声,里面还有动感十足的音乐。

王婷婷也挺好奇的,“这是干什么呢?”

我说:“进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咱们三个人挤过去一看,里面居然有人在斗街舞。

街舞我在电视里看到过不少,可是现实生活中,还真没看到有谁跳,这是我头一次看到现场版的。

小石悦看不到,使劲拽我的手。

后来我干脆让她骑在我的肩膀上,这可把小丫头高兴坏了,看到里面斗舞的人做出精彩动作时,还使劲拍我的脸叫好。

我去了,你拍脸就拍脸吧,你别拧我耳朵好不?有必要这么激动吗?

里面斗舞的分为两组,一组四个人,跳得确实好看。在场地边上,还立着两个音响,那动感音乐让人都有跟着嗨的冲动。

两伙人斗了一会,然后各出一个代表,对着咱们这些围观的人喊话。

“各位叔叔阿姨、哥哥姐姐,我们是炫时代街舞组合。”

“有没有同样喜欢街舞的朋友,进来一起嗨好不好?”

这两个小兄弟说话挺有热情,也挺有煽动力的。不过我们大天朝的人可不像西方人那么外向,就算情绪被感染到了,可是本身在不会的情况下,也不愿意进去献丑。

这两小子看没人响应,还有点不爽。

“没人吗?没人会跳吗?还是看我们跳得太好,怕进来丢人啊?”

“有没有一起嗨的,有没有不怕丢脸的?”

尼玛,这有点挑衅的感觉啊?

这时有个年轻小伙进来了,“我不会跳,但我不认为比划一下没你们玩的精彩。”

我去了,进场的人居然是钱无妄,没想到这小子今天也来了。我朝他进场的方向看了一眼,邓彩儿果然也在,看钱无妄进场后,这个内向的女孩还使劲鼓掌。

“好样的,我们不问你名字,只求嗨起来。”

有人把音响调了一下,换了一个更有动感的音乐。

钱无妄确实不会跳街舞,可这小子武功厉害,随着音乐的节奏扭了两下,立刻双手撑地来了几个托马斯全旋;紧接着,他双手倒地,玩了两个转掌旋转,两条腿在空中还做横劈,跟着转动节奏,就像展开一个风车一样漂亮。

哗!

这一下就赢得了一片叫好声,尤其是邓彩儿,这小姑娘的目光全在无妄的身上,能看出来,她是深深的陷入爱河里了。

这还不算完,钱无妄这两组高难度动作刚做完,又下场一个人。这人跟无妄一样是个小个子,而且看年龄已经是奔四的人了。

擦!居然是老乔到了,这老家伙跟无妄还挺有缘,当初在省城时他们都在北陵公园练武,那时就遇上过。

不过那次俩人是竞争,这次有点合作的感觉,乔梁进去从炫时代街舞团的人手里抢过一个头盔,戴上后,来了两个头顶地的空翻,又赢得一片叫好声。

随后乔梁又做了个头顶地的倒立旋转,不管做得规不规范,以他这个年龄,能玩得这么嗨,使得围观的人叫好声更热烈了。

炫时代的八个小年轻可能感觉有点面子上过不去了,来了两个不会跳的,居然比他们还受欢迎。

一个领头的小子,指着老乔和无妄说:“诶!看你们俩玩的不错,咱们斗一斗呗。”


我要推荐
转发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