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祭|连长和妻子结婚时没有照结婚照,竟然是因为……

-回复 -浏览
楼主 2020-03-24 13:54:02
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


《雪祭》,一部荣获“五个一工程”大奖的现实题材小说,是作者党益民蘸着血泪写出来的赋情长诗,是书写边疆军旅生活的有温度的、有力度、有厚度的典范之作,是反映几代西藏军人激荡命运的史诗之作。书中有作者对战友、对时代、对国家深沉的感情,有喧嚣时代中深挚的担当。


本微信将陆续刊发小说《雪祭》中的精彩章节。谨以此向全体战友,向所有边防军人致敬!


(四十)



其实,赵天成口袋里还有一封电报。这封电报是格尔木留守处转发上来的。电报上说,他的妻子和女儿已经到了格尔木,让他尽快下去。可是还有半个月就要交工了,这个时候他怎么走得了?


他很想念他们。对于妻子和女儿,他一直心怀愧疚。他们新婚不久,毕秋就怀孕了。他们当时都没有思想准备,觉得这孩子来的太早了。那年冬天,毕秋生女儿的时候,团里已经批准他休假,谁知道赶上大雪封山,他们连被堵在雪拉山整整两个多月。等他第二年夏天回去时,女儿已经半岁多了。女儿长得很像她妈妈,大眼睛,长睫毛,红嘟嘟的小嘴,圆圆的脸蛋,一笑俩酒窝。他特别喜欢女儿,可女儿却怕他,他一抱她,她就咧嘴哭,他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
再一次回家的时候,女儿已经能满地跑了。他站在家门口,女儿扑闪着一双大眼睛问:“叔叔,你找谁?”


“我找小雪呀!”


他想抱起女儿,女儿跑开了,警惕地盯着他。


女儿说:“我不认识你。妈妈不让我和不认识的人说话。”


“可是小雪,我是爸爸呀。”


“你骗人,我爸爸是解放军!”


这时妻子走过来,见是他,高兴地对女儿说:


“小雪,是爸爸,快叫爸爸呀!”


女儿躲到妻子身后,胆怯地看着他,一声不吭。


妻子对女儿说:“你不是天天喊着要爸爸吗?现在爸爸回来了,你怎么不叫呢?快叫呀小雪!”


女儿偷看着他,就是不开口。妻子拉着女儿一边往屋里走,一边对身后的他说:“你再不回来,连我都快不认识了。”


晚上睡觉的时候,女儿哭闹着不让他上床,他只好睡在客厅的沙发上。第二天,他上街买了许多玩具,极力讨好女儿;后来又带女儿上公园,坐小飞机、小轮船、碰碰车,女儿玩得很开心,渐渐跟他混熟了,这才开始叫他爸爸。可惜这样的日子没过多久,假期又到了,他又该走了。这一走,一年后才能再看见她们。



他清楚地记得,女儿两岁半的时候,他休假期满要回部队。女儿从他和妻子的对话里知道他要走,第二天早早爬起来,把他的衣服紧紧地抱在怀里,哭闹着不许他穿衣服。那天他走出老远,还能听见女儿的哭声。那情景,他至今难忘。


最让他感到遗憾的是,他和妻子结婚时没有照结婚照。当时他刚从西藏回来,满脸都是紫红色的“藏光”,而且正在脱皮,根本没法照相。但是假期有限,婚礼日期又不能推迟,他和妻子说好等临走时,脸上的“藏光”消失了再去补照。可是假期还没有满,脸上的“藏光”还没有消失,他突然接到部队一封电报,让他马上归队,他没有补照结婚照就匆匆走了。他答应妻子下次回去一定补照,可是直到今天,还没有兑现。他曾想下次休假回去,无论如何也要补照结婚照。高原催人老啊,再不抓紧补照,自己就要老了。几年前在回家的火车上,有人问他多大年龄?他说你看我有多大?那人说四十五左右吧。那人竟把他看老了十多岁,他心里很失落。回到家,他把这事当成笑话讲给妻子,她却无声地哭了……


可是现在,她突然不打招呼带着孩子千里迢迢跑来找他,这让他心里隐隐有些忐忑,他担心她是为了那件事而来。要真是那样,这结婚照就再也补照不上了。他对此早就有预感,也担心它的发生。但他又安慰自己说:或许是自己想多了。但愿如此。


第二天早上,他写了一封电报:毕秋,对不起,施工任务紧,我下不去,你们回去,等我交完路就休假,赵天成。他把电报交给通信员,让他上午第一次与团部电台联系的时候,将电报让团部转发给格尔木留守处主任,再转交给他家属毕秋。



接下来的几天里,从团部传来两个喜讯:一个是陆海涛下基层代职时间快要到了,团里正在酝酿提拔杜林担任指导员;另一个是,总队分给团里一个志愿兵转干名额,刘铁提干的希望很大。这两件事,据说团里最近就要开常委会研究,很快就会上报总队。


但也有消息说,刘铁提干的事有点玄,因为还有两个强劲的竞争对手,一个是政委的司机,另一个就是周波。政委司机的优势不用说了,前两年转干都有团首长的司机。周波也很有竞争力,他曾经立过两次三等功,还是上级表彰的“新长征突击手”。但有人说,周波只是个驾驶员,刘铁获得过国家机关团工委“边陲优秀儿女”奖章,又是副排长,据说这次提干主要考虑一线副排长和班长,刘铁的希望会更大。也有人说,刘铁什么条件都过硬,可能上次私自下山回家的事,会对他产生不利影响。


赵天成心里也没底。这种事,连里根本没有发言权。说心里话,他很希望刘铁这次能转干。如果不是因为那一年的那场暴风雪,刘铁早就是干部了,而且现在可能比他职务还高。他心里总有一种感觉,好像不是组织而是自己欠刘铁一个干部名分。刘铁为人正直,做事踏实,能镇得住兵,是一块基层干部的好材料。现在连里干部很缺,如果刘铁能转干,当一个副连长,他就轻松多了。


这天下午三点,赵天成去鹰嘴崖找刘铁,遇上突击队正在吃午饭。战士们都集中在工地上一个背风的地方,蹲在地上吃饭。饭是大米饭,由于高原缺氧,米饭煮不熟,有点夹生;菜只有一个,猪肉海带炖土豆,盛在一个大脸盆里,战士们围在脸盆周围,你一筷子、我一筷子夹着吃。方文受伤后,杜林接替了突击队长。这时他挤在一群战士们中间,边吃边跟战士们聊天。有个老兵用胳膊肘捅了一下杜林,杜林一扭头,见是赵天成,端着碗站起来说:


“连长,吃饭没有?在我们这里吃点?”


赵天成说:“我在三排工地上吃过了,你们怎么吃这么晚?”


杜林扒拉完最后一口饭,把碗交给一个战士,对赵天成说:“上午打了七个炮眼,我们想一鼓作气,把炮放完再吃饭。我们计划天黑前再打七八个炮眼,明天上午装药放炮。照现在这样的进度,再过几天,鹰嘴崖就能打通了。”


赵天成看了看工地,最后把目光定在对面半山坡上的几户藏式房屋,说:“你们尽量不要放大炮,小心石头崩到对面的老百姓。”


杜林说:“那房子你看着近,其实远着呢,崩不到那里。”


赵天成问:“你派人过去看过?”


“看过了,石头根本落不到那里,连下面这条沟都飞不过去。”杜林指着对面说,“那里有三户藏族人,其中两户去放牧了,到冬天下雪时才能回来,现在只有一户还住着,两个六十岁的老人,一个年轻女人带着一个不到一岁的小女孩。那女人的丈夫放牧时从马上摔下来,把腿摔断了,躺在家里动不了,一家人生活挺困难。前几天,我还派人给他们送去了一箱奶粉,还有两袋面粉。”



赵天成仰头看着这边山顶上的积雪,说:“这些积雪我看迟早是个麻烦,你们施工时可要千万注意,小心发生雪崩。”他又扭头看了眼对面的房屋,说:“如果雪崩大,有可能冲击到那户人家。”


杜林说:“不会,不会有那么大的雪崩。”


“小心使得万年船,还是小心点好。”赵天成这才发现没有看见刘铁,问杜林:“刘铁呢,怎么没看见他?”


杜林朝下面一指:“他在哪儿捣鼓机械呢。”


赵天成顺着杜林手指的方向,看见刘铁蹲在一台推土机旁,正忙活着什么。刚才他上来的时候走的是推土机左边,刘铁蹲在推土机的右边,所以没有看见他。赵天成问:“他怎么不吃饭?”


“他说身体不舒服,吃不下饭。”杜林说。


赵天成边朝下走,边扭头对杜林说:“你忙吧,我去看看。”



赵天成走到推土机跟前,刘铁正蹲在地上给拆下来的一个机械零件抹黄油,不停地咳嗽。赵天成在刘铁屁股上踢了他一脚。


“咋啦,感冒啦?”


刘铁扭头见是赵天成,嘿嘿笑了:“领导来啦。”


赵天成蹲下来问:“吃药没有?”


“没事,我这身体,扛一扛就过去了。”


“你可别大意,高原上感冒可不是小事。上次我感冒,一个多月也没好利索。实在不行,你就下去休息几天。”


“咱一个兵,身子骨没你们领导那么娇气。”


赵天成说:“你很有定力啊,一点也不着急。”


刘铁知道赵天成说的是转干的事,但他一脸漠不关心的表情,头也不抬地说:“我急有屁用?还不是你们领导说了算。”


“但你总得让领导知道,你有这个愿望啊。”


“这种愿望还用说?谁不想当干部?”


“你不要这么玩世不恭好不好,不就是家里出了点事吗,用得着这么破罐子破摔?这样吧,连里需要派一个人去团部领材料,你明天下去一趟,顺便探探团长的口风。团长对你可一直不错。”


“我不去。”刘铁低头干着活。


“你去看看团长又不犯法,又不是让你去送礼。”


“我见团长咋说?我总不能对团长说:团长,我做梦都想当干部,我穿上‘四个兜’就可以光宗耀祖,我媳妇秀芸就可以随军进城吃商品粮啦,我孩子将来可就是城镇户口啦?”


“你这个油盐不进的家伙!”赵天成站起来,想了想又说:“你去主动找陆副主任说句软话,他是政治处领导,又在这里挂职,尽管他上不了常委会,可政治处拿方案时也要征求他的意见。你们以前有点隔阂,趁这个机会缓和缓和。他那人其实没坏心,你敬他一尺,他会敬你一丈,冤家宜解不宜结嘛。”


刘铁说:“我宁愿不提干,也不低三下四地去求他!”


“你个犟驴!你这驴脾气,会害你一辈子!”


党益民 绘


赵天成气哼哼地转身走了。可生气归生气,他还是不想让刘铁失去这最后一次机会。他主动去找陆海涛谈。为了刘铁,他舍下脸来找了陆海涛。陆海涛说的也很坦率:“如果从我个人角度看,刘铁自视清高,个性很强,有时口无遮拦,容易伤人,自我修养不够。但是从工作角度讲,他责任心很强,懂基层,会带兵,工作泼辣大胆,有股子拼命三郎的劲头,是个干部苗子。尽管他冒犯过我,对我不是很尊敬,但我怎么可能跟一个兵计较呢?老赵你放心,我会向主任汇报他的一些表现——当然是好的表现,积极推荐他转干。我不是鸡肠小肚的人,你应该最了解我。”陆海涛这么坦诚,令赵天成很感动。


找过陆海涛之后,他又专门用电台给团长通了话,汇报了最近的施工进展情况,拐弯抹角地扯到了刘铁身上。团长说:“你不用跟我打游击,你那点鬼心思我早就看出来了,你要相信团党委。”


过了一个星期,陆海涛悄悄告诉他:“刘铁有戏。”



作者简介

党益民,陕西富平人,诉讼法学研究生,武警西藏总队政治工作部主任。2次荣立二等功,11次荣立三等功。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中国报告文学学会理事。出版长篇小说《喧嚣荒塬》《一路格桑花》《石羊里的西夏》《阿宫》《父亲的雪山,母亲的河》《根据地》《雪祭》、长篇报告文学《用胸膛行走西藏》《守望天山》等10余部文学著作。《一路格桑花》改编成20集电视连续剧,在央视一套黄金时段播出;《守望天山》改编成电影和歌剧。作品曾获全军文艺新作品一等奖、北京文学奖、徐迟文学奖、柳青文学奖、“五个一工程”奖、鲁迅文学奖等多种奖项,部分作品被译介到国外。


来源:中国军网微信(zgjw_81)

版权归原作者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!

长江文艺出版社 2016年11月版 党益民 著

相关链接


(一)雪祭|五千米的雪拉山上,排长咋神秘“失踪”了

(二)雪祭:闷罐车、新兵连、考军校,这滋味当过兵的人最懂

(三)雪祭|怀孕的妻子病重,雪拉山上的代理排长“铁了心”要回家?

(四)雪祭|指导员紧急联系团部,沉默片刻却报告一切正常,怎么回事?

(五)雪祭|边防连长在雪地里晕倒了,醒来后发现双脚被一个藏族女人捂在皮袍里……

(六)雪祭 |代理排长“跑了”,指导员要严肃处理,连长为啥不同意

(七)雪祭|擅自离队的边防排长赶回家,推开门看到妻子那一刻,惊呆了

(八)雪祭|妻子病重,万般无奈的排长想找战友的爱人借钱……

(九)战友重逢,谈起军中往事,高原上铁打的汉子为啥眼眶红了?

(十)雪祭|吃雪鼠、喝马尿,听老兵父亲讲述西藏往事

(十一)雪祭|积雪厚达2尺、有的官兵被冻死,当年进藏部队就这样走了100多天

(十二)雪祭|不拿牧民一根牛绳,战斗尽量不伤牛羊,进藏部队这样感动了当地牧民

(十三)雪祭|排长一路打听姐姐下落,却听到了好多解放军当年的英勇故事

(十四)雪祭丨“失踪”的排长回到雪拉山,却被连长赶出帐篷……

(十五)雪祭|连里研究对“失踪”排长咋处理,列席的团长说了三点……

(十六)雪祭|为了高原天路,那些年那些兵命悬一线,埋骨雪山

(十七)雪祭|被困雪山五六天,恍惚中,汽车兵看见了妻子和女儿……

(十八)雪祭|边防战士洗好几遍脸还搽上雪花膏,因为电影队的女兵要来了……

(十九)雪祭 | 难解的疙瘩:连长匆忙结婚只是为了向兄弟证明……

(二十)雪祭|暴风雪即将来临,女医生执意要跟连长走几十里山路回连队

(二十一)雪祭 | 这一夜连长妻子失眠了,她真的忍心让女儿失去爸爸?

(二十二)雪祭 | 老兵最后时刻仍揪心的,是那年丢在藏北的女儿

(二十三)雪祭|暴风雪中突遇狼群,这下连长和女医生该怎么办?

(二十四)雪祭|连长从团部带回家书,通信员看着信一会儿哭一会儿笑

(二十五)雪祭|指导员三十好几却一直单身,这到底是为啥?

(二十六)雪祭|油炸土豆片就着黄豆汤,他们就这样在雪山上过了个端午节

(二十七)雪祭|连队断粮,炊事班长上山捉雪鸡却再也没有回来……

(二十八)雪祭 | 炊事班长牺牲后,连长为何个人要买台彩电送给他父母

(二十九)雪祭丨高原施工,整整一个班的战士得了一种怪病……

(三十)雪祭丨前来慰问的藏族妇女正在帮战士洗衣裳,一个姑娘突然哭了起来……

(三十一)雪祭丨高原官兵收到家信,技术员看完一封神秘来信后,悄悄走出了帐篷……

(三十二)雪祭丨高原施工,疑似哑炮突然爆炸……

(三十三)雪祭丨把信看了又看,连队技术员还是不相信女友跟他提出了分手

(三十四)雪祭丨老兵病重,临终前他一直在等待儿子的来信……

(三十五)雪祭丨“高原欠我们家的”,这位军属为啥说出这句话?

(三十六)雪祭丨终于要离开高原调回内地了,连队技术员心里却高兴不起来

(三十七)雪祭│为啥要跑到高原来修路?指导员用2小时给官兵讲明白了

(三十八)雪祭│高原志愿兵想摸摸女医生怀孕的肚子,原因听完让人落泪

(三十九)雪祭丨看着失去双眼的战士,副排长想起了双目失明的父亲

我要推荐
转发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