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出彩照片 >“小妈,怎么样,我和我爸,谁能让你更爽,嗯?”

“小妈,怎么样,我和我爸,谁能让你更爽,嗯?”

  • 回复 浏览
  • 头像
  • 楼主 2020-11-21 16:36:30
  •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
  • “小妈,怎么样,我和我爸,谁能让你更爽,嗯?”

    明亮的化妆间内,男人将女人压在墙上,暧昧的气氛旖旎一室。

    纪南栀痛楚地弓起背脊,臀部不停地向后缩,“子琛,求你,快停下,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,你爸要过来了……”

    “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要嫁给我爸?”

    霍子琛扣紧她的腰肢,一把扯下她的结婚抹胸,痛恨地道,“纪南栀,你怎么就这么贱,一听说我要脱离霍家就爬上了我爸的床,不是说爱我吗,不是说非我不嫁吗,可搞了半天,你就是个贪慕虚荣的女人!”

    “不是的……”

    “不是什么?难不成你想告诉我你和我爸是真爱?”

    霍子琛讥诮地说着。

    “痛!”纪南栀梨花带泪地摇着头,“子琛,我知道你恨我,可从今天起,我就是你的小妈了,我们好聚好散吧。”

    “去你的好聚好散!”

    霍子琛眸光如血,腰部的力道愈发蛮横。

    “不……”纪南栀被他撞得七零八落,连灵魂都要破散。

    而这时,咔哒两声,化妆室的门,被转了两下,传来一道低沉的男声,“栀儿,你在里面么,为什么要锁门,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,我们要走红毯了。”

    纪南栀浑身一颤,那是霍子琛的父亲,霍峰的声音!

    纪南栀慌乱地绷紧了身体,仓皇地喊道,“我、我在补妆,我马上……啊……”

    一个又凶又狠的冲撞,让她的喊声骤然一震。

    霍子琛咬牙切齿地怒声,“纪南栀,你有本事就让我爸看看你这贱样,看他还娶不娶你!”

    “栀儿?发生什么事了,还有谁在里面?是子琛吗?”

    “我……我不小心扭到脚了,子琛在、在给我揉脚……”

    纪南栀磕磕绊绊地说着,以乞求的眼神看向霍子琛,“子琛,求你,放了我吧,我知道我对不起你,可我、可我……”

    她想要解释,却开不了口,只能任眼泪愈流愈凶。

    霍子琛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模样,心头就像被针扎着一样难受。

    这个他心心念念要娶的女人,这个他爱了四年的女人,竟然一转身就爬上了他爸的床,这种背叛,叫他怎么忍!

    浑身都被一股戾气所笼罩,霍子琛不顾纪南栀的哭求,猛地将她提抱起来,朝着门扉走去。

    纪南栀被他大胆的举动吓得一骇,“子琛,你、你要做什么,快放我下来!”

    “呵,怕了?”霍子琛冷冷一笑,空出一只手,就要打开门。

    “不!”

    纪南栀慌乱地颤着眸,急急地反肘去按住他的手,却根本无法阻止他扭开门把的动作。

    咔哒。

    宛若地狱的声音。

    纪南栀浑身僵硬,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应变能力。

    霍子琛地将门打开……

    门缝中,霍峰穿着新郎服的身形渐渐清晰,可在门半开的一瞬,却是只看到霍峰转身的背影,“子琛,那你先照顾着你小妈,我去通知婚礼延迟一会儿,顺便,再拿点冰块给她敷脚。”

    纪南栀大吁一口气地软下了身体。

    霍子琛却是愠怒地关上门,将她抵在门板上,“纪南栀,本事挺大,我爸这些年玩过多少女人都没动过再婚的念头,你竟能让她娶你,还这么关心你,你的床上功夫究竟是有多厉害,嗯?!”

    纪南栀痛得面色发白,却是咬牙隐忍,一声不吭。

    霍子琛以为她是懒得和自己说话,冷冷地说,“纪南栀,别以为嫁给我爸就有好日子过,敢背叛我,我绝对不会放过你!”

    男人拉上裤链就离开了,留下纪南栀衣不蔽体地瘫软在地上。

    而她刚将结婚整理好,化妆间的门,就再次被打开和关上。

    恐怖的气息笼罩。

    纪南栀惶恐地抬眸,果然对上了霍峰那双阴鸷的眼。

    “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?”霍峰抬脚,毫不留情地踹上她的腹部,“还敢继续勾引我儿子,你是不是想你那妈快点死?!”

    纪南栀惶恐地摇头,“不是的霍先生,我、我和子琛已经分手了,他只是痛恨我的背叛,我没有勾引他,求你,饶过我母亲吧。”

    “想你母亲活,就记住我的警告,听到没有!”

    “听到了,霍先生。”

    纪南栀紧咬着唇瓣,一点点地从地上爬起来,强忍着全身的疼痛,跟着霍峰走上了红毯。

    华丽的婚礼舞台,权贵名流的宾客,谁都在私底下骂她是只狐狸精,披着清纯的外表,把足可以当自己爹的A城首富给迷得团团转。

    可谁又知道,她是被逼的。

    她爱的人是霍子琛,霍子琛为了她,拒绝娶霍峰安排好的市长千金,甚至,说要脱离霍家自立门户。

    霍峰怎么可能允许这种事发生,但他又了解自己儿子说一不二的个性,所以,霍峰派人私底下找到了纪南栀,将她独居的母亲不知道藏到了哪里,形同绑架地要挟纪南栀离开霍子琛。

    当然,这还不够,为了让霍子琛彻底断念,霍峰甚至高调地娶了纪南栀,让霍子琛以为纪南栀是个寡廉少耻的贱女人,狠狠痛恨。

    而当恨到一个极致,霍子琛,同意了娶市长千金、柳依依。

    这自然是霍峰所喜闻乐见的。

    “子琛,既然婚期定在下个月,那你抽空,就和依依把结婚照拍了吧。”

    霍家的客厅沙发上,霍峰温和地说着,搂住纪南栀,亲了亲她的脸颊,“栀儿,本来我们应该这周就去度蜜月的,但子琛的婚礼还需要我们的帮忙,所以就只能委屈你等一等了。”

    纪南栀身体僵硬地扯出一抹笑,“嗯,没关系,等子琛的婚礼结束,也不迟。”

    uncleauntie你们好恩爱哦。”柳依依甜甜地说着,攀住了霍子琛的胳膊,娇嗔,“子琛,我正好认识一个摄影师,很多明星都请他拍照呢,我们要不就请他吧。”

    霍子琛面无表情地睨了纪南栀一眼,冷笑着说,“我听闻小妈是摄影系毕业的,还自己开了一家工作室,要不,我们的结婚照,就让小妈来拍吧。”

    空气,有一瞬间的诡异。

    纪南栀更是清晰地感觉到了霍峰搂在她腰间的手,猛然一紧,掐得她几乎痛呼出声。

    她知道,这是霍峰的警告。

    “子琛,我的工作室才开两个月,生意不好,已经打算结业了,我这种烂技术,哪能拿的出手呢。”

    纪南栀试图打消霍子琛的念头,霍子琛却是勾唇说,“小妈不知道我们这圈子最重要的就是人脉吗,你如今是霍家主母,靠着我和依依的结婚照提升你的知名度又有何难,搞不好,再半年,就能开个人摄影展了。”

    纪南栀有些无措,“可我没有想往摄影方面发展……”

    “那小妈是准备当个只会逛街搓麻将的贵太太了?”

    霍子琛冷冷一哼,“小妈,外界对你的风评可是不大好呢,你要是有点自觉,就该做点什么来给自己挣点脸,别让人在背后说你是只狐狸精,让霍家丢脸。”

    一声声的讥嘲,让纪南栀难堪不已。

    霍峰更是沉眸,说,“子琛,我知道外界对栀儿有些误解,但我和栀儿是真心相爱,希望你不要妄听流言。”

    霍子琛嗤笑,眼底尽是不屑。

    倒是柳依依打圆场地说,“原来auntie还会摄影啊,那我和子琛的结婚照就拜托你了。”

    几日后。

    霍子琛将拍结婚照的地点选在了B大。

    这里是霍子琛和纪南栀共同的母校,那一年她抱着书本在转角撞上了骑脚踏车的他,两人都是摔得手脚破皮,但爱情就这么降临了。

    校园的一景一物仿佛还遗留着他们相恋的痕迹,只是如今物是人非,她不但成了他的小妈,还亲手,替他和另一个女人拍结婚照。

    咔擦咔擦。

    纪南栀从未觉得手中的相机如此沉重过。

    尤其,周围还渐渐涌上了不少看热闹的学生,指指点点地说:

    “咦,那不是子琛学长吗,还有那个纪南栀,真的嫁给学长的爸爸了?”

    “新闻都满天飞了还能有假?我就说那纪南栀长了一张假清纯的脸,肯定是被学长抛弃了就爬上了他爸的床,不能当霍家少奶奶,当个霍家主母也好啊。”

    “啧啧,被能当自己爸的老男人睡,真恶心。”

    纪南栀灰白了面色。

    柳依依眨着眼,狐疑地搂着霍子琛的胳膊,问,“子琛,你和auntie,以前交往过?”

    “什么交往,玩玩罢了。”霍子琛冷笑着吻住柳依依,“我现在要娶的人是你,也只有你,才配嫁进霍家,至于她,搞不好过几天就被我爸休了。”

    “嗯……子琛,不要吻那么深嘛。”

    柳依依口中说着不要,藕臂却是主动地勾住了霍子琛的脖子,激烈地回吻了起来。

    唇齿相依,热力四射。

    周围的女生皆是嘘声连连,“看到没有,人家市长千金才是子琛学长的真爱,那纪南栀算个屁啊,顶多就是个有点手段的娇艳贱货,但也只配勾勾老头子罢了。”

    越听,越不堪。

    纪南栀转身就冲进了洗手间。

    冷水冲刷着她的脸,却怎么也冲不去刚刚霍子琛抱着柳依依热吻的画面。

    挨了好几分钟,纪南栀才走了出去。

    但,还未走几步,手腕就被人扣住,紧接着,拖拽到了一片紫藤架的后方。

    纪南栀惊惶地对上男人阴郁的眼,“子琛,你……”

    “这几天被我爸操得爽么?”

    霍子琛讽刺地说着,撩起她的长裙,一把罩上了她的两腿间。

    “子琛你要做什么,快放手!”纪南栀惶然地推着他的手,却怎么也推不开,相反,他还一把撕开了她的底裤,扔在了地上。

    “不要……”纪南栀羞耻地并拢着腿。

    他讥笑一声,“装什么纯,不是欠操吗,一早来就听到你在我爸身下浪叫,你怎么不去拍AV?”

    他知道她贱,可谁能想到,他今天一早来霍家接她拍照,在一楼就听到了她的淫叫声,什么阿峰你好棒、阿峰你快点,简直是不堪入耳。

    纪南栀知道他在说什么,但她能说,那根本不是她吗,那只是霍峰的情妇之一,而她这几晚,除了被霍峰动不动踹几脚外,都只能睡在书房的沙发上,连女佣都不如。

    隐忍着泪水,她推着他的胸膛,说,“子琛,既然恨我,就别再碰我,你不是要娶柳小姐了么,别做对不起她的事。”

    “呵,你现在是在和我说教?”霍子琛抬高她的腿,狠狠沉腰,“纪南栀,记住,我不过就是玩玩你,你不配和柳依依相提并论,在我眼里,你不过就是个妓女罢了!”

    “……”

    妓女,他竟然说她是妓女。

    纪南栀紧咬了唇瓣,才能不让自己哭出来。

    盈盈水眸,似是带着无尽的委屈。

    霍子琛烦躁地拍了一下她的臀,“装什么装,这会儿怎么不浪叫了,是嫌我不够用力?还是,怕被人看到你人尽可夫的放荡样?”

    “子琛,求你,别说了……”纪南栀捂住耳朵,眼泪终是滑了下来。

    “不准哭!”

    霍子琛愈发暴躁地扯开她的手,十指相扣地摁在两边,咬住她的唇,泄怒似的啃噬。

    情火,炙热而狂狷。

    倏尔。

    “子琛,子琛,你在哪里?”

    不远处,传来柳依依娇软又急切的呼唤声。

    纪南栀身体僵硬,连呼吸都停滞了。

    霍子琛瞳眸微眯,理好衣衫,走了出去。

    “子琛,你在葡萄架后做什么?”柳依依的声音透着狐疑。

    “接个电话。”霍子琛搂过柳依依说,“走吧,继续拍照。”

    “可auntie还没回来。对了,子琛,我渴了,这里的小卖部在哪?”

    “我去给你买水,你等着。”

    “嗯。”

    对话声越来越远,纪南栀这才放松身体,将被扯乱的长裙整理好,可内裤被撕坏不能穿了,怎么办。

    咔唦咔唦。

    有脚步声接近。

    纪南栀猛然一吓,再转眼,就见一只青葱玉手扇下,扇得她跌倒在地。

    “纪南栀,你还有没有廉耻心!”柳依依一改之前的娇柔,蹲下身子就用指甲去抓纪南栀的脸,“你现在是子琛的小妈,竟然还敢勾引他,你怎么就这么贱!”

    纪南栀被抓得猝不及防,原本光洁的脸颊上,立即多了几道红红的抓痕。

    “痛,柳小姐,你别这样,我没有勾引子琛,你放开我……”

    “还说没有,你当我瞎的?”

    柳依依愤懑地说着,捡起地上那条被撕成好几半的内裤,狠狠地丢到了纪南栀的脸上。

    再掀开她的长裙。

    “贱人贱人!”

    柳依依怒红了眼,抬手就往纪南栀的两腿间掐去,“我让你勾引我男人,去死去死!”

    “啊不要,不要掐了……”纪南栀疼得冷汗涔涔,“柳小姐你住手,我真的没有勾引子琛……”

    “闭嘴,子琛也是你叫的么!”

    柳依依嫉恨极了,光掐还不够,站起身又用高跟鞋的跟去碾纪南栀的小腹,“纪南栀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,妄想和子琛复合?小心我让霍伯父找人把你轮了!”

    “啊——”纪南栀痛叫出声,那喊声凄厉,惊得栖息在树上的鸟儿都扑着翅膀飞走了。

    “纪南栀!”

    突兀的男声从几米开外传来,带着急切和紧张。

    柳依依心头一紧,是霍子琛,他买水回来了?!

    眼眸一闪,柳依依快速地将纪南栀的长裙翻下,拿起地上的一块石头就往自己头上狠恨一砸,下一秒,抓着纪南栀虚软的身体就双双倒地。

    霍子琛冲过来的时候,就看到这样一幅景象,纪南栀坐在柳依依的身上,柳依依撑着手臂像是要推开纪南栀。

    “呜呜,子琛,救我……”

    柳依依哭噎着看向霍子琛,满头满脸都是血。

    霍子琛瞳仁紧缩,一把拽起了纪南栀,瞪着她脸上的抓痕,问,“怎么回事?”

    柳依依心底愤恨,没看到她流血了么,为什么要去关心那个贱人!

    “子琛,auntie她刚刚用石头砸我头,我的头现在好痛。”柳依依虚虚软软地说着,撑起身,倒在了霍子琛的腿上。

    霍子琛拧眉看向柳依依头上的血,他刚刚明明听到是纪南栀在惨叫,难道是他听错了?

    柳依依又哭着说,“子琛,刚刚auntie说你们在这里缠绵,她还说,无论是uncle还是你,都只是她的囊下之物,她还警告我,以后进了霍家门,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”

    “呜呜,子琛,你真的还对她余情未了吗?”

    柳依依的话,让霍子琛沉了脸,他盯着纪南栀,阴鸷地问,“你真的砸了依依,还说了那些话?”

    纪南栀面色苍白。

    刚刚柳依依的几脚,让她的小腹到现在都在痛。但同时,也让她知道,柳依依的靠山,是霍峰,柳依依早就知道霍峰娶她的真相了,否则,柳依依不会那么张狂地说出让霍峰找人轮了她的话。

    所以,这种时候,她哪敢说一句辩驳之词。

    她的母亲还在霍峰的手上。

    抿了抿唇,纪南栀说,“是,是我砸了她的头,谁让她自己走进来看到我在理衣服。而且,你确实还喜欢我,我说错了吗?”

    “啪!”

    霍子琛赤红着眼,愠怒的巴掌狠狠扇下,“纪南栀,我疯了才喜欢你!我顶多就是把你当个免费的妓女操,还是操完嫌恶心的那种!别再让我看到你欺负依依,否则我要你好看!”

    抱起柳依依,霍子琛大步而去。

    纪南栀像片落叶一样凋零在地上,残破的小脸上,嘴角溢着血丝。

    “呵,呵呵……”

    笑着笑着,眼泪落下,可还是要笑,笑得更大声。

    “哈,哈哈,哈……”

    一个月后。

    霍子琛和柳依依的婚礼。

    作为首富之子,作为新任的副总裁,霍子琛在短短一个月内,就靠着凌厉的商业手腕,将集团业务拓展,签下了好几个上亿的项目。

    再加上霍子琛娶了市长千金这件事,一时间,整个A城都知道了霍子琛的名字。

    宾客云集,香槟宝塔。

    “好了,现在,新郎,你可以亲吻你的新娘了!”

    在一阵掌声中,舞台上的霍子琛,掀开柳依依的头纱,吻住了她的唇。

    多么佳偶天成的一对璧人,男俊女俏,门当户对。

    纪南栀揪紧了桌布,看了一眼,就垂下了眼。

    “纪南栀,记住,安安分分别想使什么绊子,子琛的婚礼要是有任何意外,你的母亲,可就难说了。”

    耳边,霍峰突然倾身来了一句警告,灯光昏暗,别人还以为两人在调情耳语。

    纪南栀凄楚一笑,两人都交换戒指亲吻了,她还能是什么幺蛾子,更何况,她也没想动什么邪念。

    不是她的,终究会失去,灰姑娘的童话,在现实中,真的是不可能的。

    仪式部分,一切顺利。

    接下来,到了敬酒的环节,纪南栀身为小妈,要陪着霍峰,带着霍子琛和柳依依向宾客敬酒。

    纪南栀能感受得到,霍子琛看她的眼神很冷漠,或许,是经过之前在B大拍照一事,他已经彻底厌恶她,认为她是个恶毒的贱女人了吧。

    这样,也好。

    纪南栀涩涩地想着,乖顺地挽着着霍峰的胳膊,一路假笑着举杯啜饮。

    她的酒量并不好,没多久,就有些头晕了,但她强忍着,可越忍,她觉得自己的小腹突然疼了起来。

    紧皱着面庞,她掀唇,想说什么,可眼前一黑,整个人就往地上倒去……

    “栀儿?”

    “纪南栀!”

    再次醒来,只闻到一股浓烈的消毒水味。

    纪南栀一点点地睁开眼,一个巴掌却扇到了她的脸上,“贱人,你怀孕了!你是不是背着我把药催吐出来了!”

    纪南栀只觉脑门嗡嗡,好半响才反应过来,眼前扇她巴掌的人是霍峰,而霍峰口中,说了两个宛若惊雷的字,怀孕。

    她怀孕了?!

    霍峰从没碰过她,所以孩子肯定是霍子琛的,可,之前化妆间和葡萄架的两次,霍峰都有拿后避孕药逼她吃,所以,她怎么可能怀孕呢?

    纪南栀急乱了,“霍先生,你相信我,我没有事后催吐,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怀孕……”

    “你还狡辩!”

    霍峰怒极,扬起手还想扇纪南栀一个巴掌,医生恰好推门而入,说,“霍先生霍太太恭喜,目前胎儿两个月,虽然这次有点轻微宫缩,但注意休息就好,以后避免饮酒和生冷的食物,注意定期检查。”

    纪南栀怔忪,两个月……那就是更早之前,霍子琛将她和霍峰“捉奸在床”的翌日,霍子琛醉醺醺地将她的第一次强走了,而她悲痛欲绝,也根本忘了吃药。

    没想到,就这么有了孩子。

    微信文章篇幅有限,请您长按上方二维码识别,即可阅读本文未删减精彩后续!

    或者,您也可以点击【阅读原文】

    我要推荐 转发到
    头像
    Copyright ©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壹心人结婚摄影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