塞班, 西太平洋的一颗明珠 l 风景篇

-回复 -浏览
楼主 2020-03-07 12:44:42
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

“等我回到庸常生活,曾经的美好就会像那来自湖底的钟声——在脑海中挥之不去的钟声。”



旅行,无非就是从自己活腻了的城市到别人活腻了的城市走走。

没必要搞得那么神圣~

“心灵的洗礼、灵魂的远游、遇到新的自己……”

我去!不就出去个一周半个月,换个地方吃饭、睡觉刷微信晒朋友圈么?

人生就重启啦?


旅行真没那么有意义。

拍无数人拍过的风景照,百度图库一搜比你拍得美的比比皆是……

吃无数人吐槽过的异域“美食”,还不如几桶方便面来得扎实………

玩无数人玩过的体验项目,即便不喜欢也要强颜欢笑才能值回票价呢……

去无数人去过的地方,你的旅行真没你想象中那么特别……


但是,

你对着相机认真凹造型时的自嗨,看客们永远不知道……

你想尝试又怕难吃的异域美食,却无法在自己的城市吃到第二次……

你自嘲像“傻X"的体验感,能让你越来越了解自己的喜好……

你所看到的、尝到的、触碰到的,所有新的、旧的,都将成为你人生的一部分,在某个时刻映射出来。

去无数人去过的地方,你的旅行因为是你的而变得独一无二。


我的游记里不愿意写太多攻略,也不会像流水账般事无巨细,更多的是对当时心情的记录。

去过几个地方后,发现照片的记忆是零碎的,单薄的,数年后回忆起那段旅行,那些在异国他乡突如其来的感触,早已湮没在日常生活、工作的繁琐中,再也找不回来。

最近看到一篇关于”旅行文学“的文章,文中提到旅行文学《午夜降临前抵达》一书的作者说:“等我回到庸常生活,曾经的美好就会像那来自湖底的钟声——在脑海中挥之不去的钟声。”

我希望能记下这些美好。


塞班,我来了!

塞班是个位于西太平洋的热带海岛,北马里亚那群岛的首府,临近赤道,属于亚热带海洋性气候,四季如夏,这也是我们选择短暂逃离湿冷广州的原因,另一个原因则是由于塞班对中国实行免签,“说走就走的旅行”就是这个意思。

塞班本岛的旅游资源非常丰富,海岸、沙滩、山林,岛也不大,驾车游玩的话2小时可以环岛一圈,但我们没有租车的打算,就找了当地的地接山哥(后面会隆重介绍)安排三天的游玩行程,顺便解决交通问题。


达到塞班的第一天已经是凌晨5点,休息到中午,身体仍是疲惫的,但还是止不住内心想看海(玩水)的冲动,便去了悦泰和凯越酒店走了走,没住五星,去蹭蹭它们的沙滩景色也好。


去到悦泰已过正午时刻,酒店的泳池已被小孩承包,沙滩有不少出来活动的住客,一些年轻人玩沙滩排球玩得很嗨,还自带录音机播音乐,从音乐风格我猜是美国人。

小陈不禁感叹道,能和一大群朋友过来一起打沙滩排球多好!不一会儿他的愿望就实现了。

两位当地小伙看出我俩兴趣满满的样子,便邀请我们过去一起玩。

作为新手,我自然是“猪一样的队友”,尽管如此,我凭着强大的爆发力,在十几个回合中幸运地接到两次球,无比雀跃!作为沙滩排球的深度爱好者,某陈的表现却让人大跌眼镜……韧带有伤也的确影响了他发挥,但主要还是业务水平的问题。

在我们请求休息的空档,两位小伙子赶紧挥手和我们拜拜,示意送走两位“猪队友”。

终于,在细幼、雪白的沙滩与清澈见底的玻璃海水中,我们真实地感到已身处塞班。

迎着落日的余晖,在椰树、阳伞组成的景片中,我们踏上回酒店的路,期待着即将开始的精彩行程。

军舰岛,蓝到忧伤


军舰岛是个离塞班距离非常近的小岛,去塞班玩水必去军舰岛,想近距离感受蓝到忧伤的海水,就一定要去军舰岛。


军舰岛的名字源自一个误会:二战时期,美军夜晚驾军机从上空经过,误把这个岛当做日本军舰,于是一轮狂轰乱炸。早上一看原来是个岛…至今还能在岛四周的海底看到炮弹的残骸。


军舰岛上无常住居民,仅作为旅游之地, 上岛和离岛时间都有规定,和其他旅游小岛一样,军舰岛上的淡水、食物都是从塞班运过去的,自己单独上岛而没报团的话,最好自带水和食物。

我们通过地接山哥安排了岛上一日游,坐香蕉船上岛。


泰国、马来都没坐,结果来塞班第一次坐,说实话,我一点都不害怕,拖伞、跳水、快艇,只要还在水面的,都挺安全的,只是不太喜欢海水时不时往脸上拍的感觉,不小心溅入眼睛,腌得生疼。幸好10分钟不到就到了军舰岛码头。

塞班附近海域的海水是蓝绿的,色彩层次分明,阳光充沛时能看出明显的深浅色块,深色是因为水下有珊瑚、海草,珊瑚群也是海鱼集中的区域,通常大片的珊瑚群会被开发成潜水区,例如靠近岸边的密集珊瑚群,就是浮潜的好去处。



之前玩过浮潜,甚是思念!上岛后我直奔浮潜区,小陈决定保留体力玩中午的体验深潜,便拿着他的新宠gopro在岸上各种拍,无比积极的邀请我入镜,人生头一回!

浮潜区好多鱼,不过我并不是为了看鱼,只想在海里好好游个泳。第一次浮潜时我还没学会游泳,没享受到自由自在被海水包裹的乐趣。

大家穿着防晒衣包得严严实实地下水, 用呼吸管慢悠悠地浮着看鱼,而我救生衣也没穿,一口气游了好远,那个打心底的爽,毕竟去年10月入冬后就没游过了。

(这些照片都是山哥用他强大的水下摄影装备帮我们补拍的,那时已经深潜完,累到四肢无力,为了满足水下拍片的小心愿,憋足劲游了十几分钟)


但游着游着就发现问题了,浅水区还好,一到深水区(接近2米),我是打不到底的,珊瑚又十分扎脚,一不小心就会被刮伤(后来回去洗澡才发现被刮伤好几处),如果不管不顾的游太远还真有点危险。

等体力消耗得差不多时,我赶紧转个弯游回了岸边。


深潜倒不怕,顶多就是呼吸时管子进点水,按出来就好!不过我最担心的就是耳膜疼。小升初那年第一次在海南亚龙湾潜水,游泳零基础的我,在老吴的鼓励下跟着旅行团潜了5米,也真是胆儿肥,已完全记不得海底的景色,只剩耳膜能隐约留下疼痛的记忆,真的太疼了。

果然,这次一下水耳膜立刻有反应,疼!真特么疼!钻心疼!疼得脑子一瞬间懵了!

清醒之后捏着鼻子鼓气,鼓了差不多一分钟,突然那么一瞬间,感觉耳膜能进水了,疼痛感就满满消失了。


用气管呼吸倒完全不是问题,会游泳会换气的人学起来很快。一起下水的一位胖大叔就练得不太好,上岸后听他诉苦说吸了不少海水,咸得嗓子干。

其实只要克服刚下水的恐惧感,放松心情,放平呼吸,就可以很好的适应呼吸管,甚至可以一边呼吸一边吞口水,长时间咬着呼吸管,真的会不自觉流口水。

一起下水的那位胖大叔因为涂多了防晒,脸部太滑影响潜水镜密合性,导致潜水镜进了水…更痛苦的是因为胖了点,教练给他加了最重的铅块,令他在水底浮不起来,一直用膝盖前进。沙子里有很多珊瑚碎,跪在水里硌着膝盖生疼。

珊瑚碎部分是源自海水冲刷的自然损坏,部分是遭到了人为破坏。

无论在哪一块海域,海底珊瑚都是被保护的,不允许人为破坏,也不允许带出镜,即使偷偷夹带岸边的碎珊瑚,被海关查到也是很严重的,因为“你不小心弄坏的珊瑚它可能要长几十年才能长成那样,即使是碎珊瑚,你带一块他带一块就没剩多少了”,地陪山哥说。

 作为外来务工人员,不仅是他,其他地陪、导演都会有这种保护意识,靠这山水生活,谁都不希望它们的价值过早消耗殆尽。

 

说到山哥,是个非常有职业要求的摄影师兼地接(此处应有小广告),就是下图中这个光头型男。


在微博上他的名字是水下结婚摄影师-山哥,微信号大家可以问我拿。

我不知道小陈童鞋是怎么在淘宝上找着他的,估计是人格魅力。

一开始,从他的装扮和言谈我并未感受到他对摄影的热情与高要求,后来得知同行小美女几乎是冲着拍照来的,我才察觉跟对队伍了!上几张他给同行小美女拍的大片你们感受一下。

(塞班岛海域二战时期的沉船废墟)


不仅拍水下,陆地和天空他也很擅长。

可惜我们机器跟不上,不然跟着他去拍星轨也是难忘的体验。


如此大篇幅安利山哥还真不是因为收了广告费,而是因为向他偷师了不少拍照角度让我们拍照技能迅速提升。

 好的创意大部分都是从模仿开始的,站在大师附近,摆正镜头就能学个大概了。

在军舰岛的大半天,他和小美女在海边拍大片,我们主要精力花在玩水上。以至于海滩的另一头都没抽出时间去走走,更没偷学到怎么在枯木上拍出港姐范的大片。 

不过,旅行就是随个人喜好最好,不用迷信什么攻略,也没必要强迫自己集齐所有景点的“到此一游照”。

大好风光,有人喜欢潜滩里扑腾,有人喜欢支着阳伞吹海风,有人喜欢裸着背晒日光浴,无所谓可惜不可惜,都是各自享受旅行的方式。


说到晒日光浴,不由地要感叹下,霓虹国妹纸的身材真的“呵呵”,一字排开在岸边晒背的妹纸们无一不是五五身材萝卜腿,比棒子国妹纸的原生态五官更让人心酸…(此处没有偷拍)

 与东南亚小岛随处可见欧美游客不同,塞班最常见的是岛国人民、棒子和中国人。

 

这里插播一点小常识→

塞班与北马里亚纳群岛被麦哲伦发现后,300多年被西班牙占领,“马里亚纳”就是西班牙皇后的名字。

后来的美西战争后,西班牙将关岛(塞班附近)割让给美国,将北马里亚纳群岛卖给了德国。第一次世界大战德国战败,被迫将北马里亚纳群岛让给日本。日本占领期间,从日本本土和冲绳、朝鲜等地引进移民,据统计,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塞班及北马里亚纳群岛近60%为日本人、中国台湾人和朝鲜人。

二战日本战败后,联合国将北马里亚纳群岛、密克罗尼西亚群岛、帕劳岛和马绍尔群岛一起划给美国政府托管,托管期40年(1945-1985年),美国负责托管地的国防及外交事务。

托管期结束后,密克罗尼西亚群岛、帕劳岛与马绍尔群岛分别独立成立为共和国,而北马里亚纳群岛在70年代决定不寻求独立,转而寻求成为美国领地。目前岛上居民都是持美国身份证。

二战中美国争夺塞班一役,日本战败,日本军官切腹自杀,日本军人则高喊天皇万岁跳崖自杀,岛国后人们在此崖边立起一块“忠魂碑”慰祭亡灵,而该悬崖因景色佳,视野辽阔,目前已成一处景点。

时不时有前来追悼的岛国后人,也有把它当拍照背景的棒子,也不乏站在碑旁高举着剪刀手比“耶”合影的傻X我国人。

在这样一处纠结的景点,我们还是选择背对它留下一幅碧海蓝天自然景观。


此行除了跟着山哥和他的摄影小伙伴之外,还结识了两位漂亮小姑娘,分别是上面拍大片的小美女——年轻版徐怀钰和“表妹”——清纯版隋唐。



 表妹颜美身材正,忍不住一路抓拍。

表姐形体很棒,随便拍都是大片即视感,蓝洞浮潜一行让我们看到了小姑娘为艺术献身的惊人毅力。

世界排名前十的蓝洞,你值得一潜

 去塞班不潜蓝洞会有点可惜,毕竟是世界有排名的蓝洞之一,潜水爱好者必去之处。


珊瑚石灰形成洞内景观,有深海鱼常年生活在此,最深处有40多米,入口处也有十几米深,受阳光折射形成神秘的蓝色光线,照亮海底世界,从水面看下去,通透静谧,潜入水底,可到达另一头与太平洋相通的洞口,深潜者的天堂。

洞口暗涌撞上岸边礁石,溅起巨大浪花,涨潮时会淹上岸边,危险系数上升,潜水者时不时被告知封洞,不允许下水。

我们到了塞班第二天任由山哥安排去蓝洞的时间,幸运的是旅程的几天可以潜。 

屁颠屁颠的换上泳衣、浮潜装备来到洞口,得知竟然要跳水下去,吴大胆倒不怕,这回倒是小陈啰嗦了好一会儿才下去,结果手没捏紧鼻子,泳镜进水,他难受了好一阵。

其实勒紧潜水镜、捏紧鼻子垂直往下跳,绝对安全!

那种不顾一切扎水里的感觉!小伙伴们有机会一定要试试,沉到水中被水花包裹的瞬间世界是静音的,透过眼镜感受从黑暗到光明的变化,紧张又兴奋……浮上水面的一刻千万不能张嘴欢呼,不然必呛无疑。

跳水恐惧后结束,另一种恐惧刚刚开始…那就是对数十米深水下未知世界的恐惧。

说是浮潜,但一开始我是不敢埋头看水里的。不小心瞄了一眼,清澈见底但又下不去、摸不着,明明有光但对光源充满未知…这种恐惧充斥着每个身体细胞,以至于我表面装作很适应的样子观望水底,眼睛却不停张望四周确认小陈和其他小伙伴就在身边。

持续的紧张感直到小陈拉着我游才慢慢消失…适应之后,摄影师问我能不能脱救生衣拍几幅水下照,我想都不用想连忙拒绝,虽说会游泳,但水性不太好,怎么都不敢徒手在十几米的水里扑腾。


水性稍稍好过我的小陈选择勇敢一试,留下了一组珍贵的水底照,据他描述,这样不停的打水使他累到几乎透支,绝非我等三脚猫的功夫和体力能承受。

可想而知,水下摄影师们的水性多好,几分钟在水下憋着都不带喘的。


我们上岸时,同行小美女还在敬业的拍照,虽然山哥对当天的出片不是特别满意,但相比“到此一游”照,已经是惊为天人了!

我们浮潜过程中来了一批“到此一游”旅游团,岸边匆匆拍照匆匆离去…还来了几位日本深潜玩家,其中有一位十来岁的小男孩,和父母一起背着氧气瓶,就这样在我们面前十分干脆地跳入水中,真羡慕这生猛的一家子!

让人印象深刻的还有一群来自中国的浮潜体验者,和我们一样,由地接带着,队伍中的最年长的应该有70来岁,老人家穿戴好浮潜设备后同样干脆一跳,我和小陈都在心里暗暗地竖起大拇指!

队伍中最小的一位小胖妹十几岁的模样,她得知要跳水时,内心是崩溃的,只见她三番两次挪到石块边,仍然欠缺纵身一跃的勇气,最后,经验老道的地接大爷将她一脚“踹”入水中,潜水镜也掀了,笑翻旁人。

据说跳伞教练也常常这样对付胆小的孩纸…

孩纸,请自由地飞翔!

可惜我还没做好从4000米高空下来的心理准备,山哥团队的黑妹形容,下降过程中失重的几秒特别爽,很适合思考人生。

跳伞对天气的要求比较高,下雨、刮风都不能玩,有兴趣挑战的小伙伴要提前预定,还要做好因天气问题临时取消的准备。


从天而降不够胆,自由飞翔还是不怕的。

开飞机是塞班的特色体验项目,起飞下降地点就在塞班机场。


坐驾驶位,由副驾驶的飞机师带着,绕塞班岛一圈,大概30分钟左右,俯瞰海岛及周围海岸,景色尽收眼底。

海底珊瑚、浅滩形成独特的七色海景色,海沟也隐约可见。

有人问在塞班开飞机划不划算,从真正自己“开”的时间来算,不划算,因为起飞、降落都是由飞机师操作,只是中途几个转弯让游客操作一下方向盘。

但如果从体验感来说,还是值得的。毕竟只是游客,没证没照,有生之年坐上飞机驾驶位已经很难得,还能手握方向盘全程感受飞机师的操控,达到人机合一境,更是想都无法想象的体验。


在驾驶位上经历气流颠簸的微微恐惧,体验突然下降的失重感,感受方向盘对机翼的左右,终于理解自由飞翔对人类的诱惑,也突然想起《飞行者》里莱昂纳多饰演的霍华德·休斯,倾注一生热情在飞行这件事,至死不渝。



塞班游记的人文篇、小小小小攻略篇还在整理中,等我哦!

我要推荐
转发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