入选2014全球50大时刻!【哈尔滨的“鲸”彩!】

-回复 -浏览
楼主 2021-04-11 15:37:33
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

导语

核心提示:

不久前,哈尔滨极地馆的水下表演 “海洋之心”, 与“联盟号宇宙飞船返航”、“阿富汗大选”、“纪念柏林墙倒塌25周年”等重大历史性事件,一起入选由美国《赫芬顿邮报》评出的2014年“全球50个历史时刻”……


□文/本报记者 周际娜 摄/本报记者 张清云


亲,你造吗?咱哈尔滨有一颗扬名海内外的海洋之心。

不过,它不是电影《泰坦尼克号》里那颗华丽丽滴蓝钻,而是哈尔滨极地馆里的两位驯养师,指挥两头白鲸一起用身体在“海里”组成的心形图案。“海洋之心”的照片也许你早已见过,但你可能不知道,这个表演在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,不久前,还入选了2014年全球50个历史时刻。

恰逢白鲸明星米拉和尼克拉来哈十年。14日,记者前往哈尔滨极地馆,带你一起了解这个浪漫唯美历史时刻背后的故事。

“鲸”典传奇

缺陷在这里开出一朵“花”


空气中漂着丝丝缕缕的咸腥,昏暗的灯光下,蔚蓝色的海水看上去格外梦幻。随着《泰坦尼克号》的主题曲渐入高潮,两位驯养师把两头白鲸带到水中央,双手在白鲸身上轻轻抚摸,将嘴唇慢慢凑上去,用双脚钩住白鲸的尾部,两组人鱼之吻组成了一颗浪漫的“海洋之心”……

14日10点,在哈尔滨极地馆白鲸表演区,记者跟三百多位游客一起欣赏了这震撼人心的一幕。其间,有人兴奋得鼓掌欢呼,有人被感动得悄悄拭泪,白鲸挥“手”告别后,仍有很多孩子趴在玻璃墙上不愿离去……自2009年极地馆正式推出“海洋之心”水下表演算起,五年多来,这个经典节目已经在数百万海内外游客面前表演了上万次,浪漫与感动也延续了上万次。

表演结束后,80后驯养师陈岩和程斌接受了记者的采访。见面时,两人头发上还挂着水珠。聊起入选“全球50个历史时刻”,陈岩很兴奋,“这些年,大家的辛苦没白付出!”

“海洋之心”的创意,最初其实是无奈之举。“白鲸体积大,动作迟缓,无法像海豚那样腾空跳跃”,陈岩解释说,白鲸的体型“缺陷”决定它只能完成一些动作缓慢的表演。于是,大家一起讨论出了“海洋之心”这个构想。让人没想到的是,白鲸的“缺陷”竟在这里开出“花”,成就了一段全球独一无二的“鲸”典传奇。

别看“海洋之心”表演前后不到二十分钟,可据陈岩讲,几位驯养师先后训练了三四年,表演才算成型。

难度系数超高的“海洋之心”究竟是如何练成的呢?原本健谈的陈岩神秘一笑,“实在抱歉,这可是我们的独门秘笈,不能外传哟。”


(白鲸与驯养员)

“鲸”彩职场 “傲娇公主”搭档“敬业劳模”


今年刚好是白鲸米拉和尼克拉来哈尔滨的第十年,它俩全靠“演技”吃饭,淡季时每天表演三到四场,旺季时一天最多表演过12场。

雌鲸米拉今年15岁,全身雪白,性格古灵精怪,在女驯养师程斌看来,它高高凸起的额头里藏了不少鬼主意,“米拉相当傲娇,喜欢吐水,经常把我们从头浇到脚,每次干完坏事都特得意”。

让程斌颇为头疼的是,一年总有五六次,米拉表演时会“开小差”,像足球场上的巴神一样突然停下来“思考人生”。每当这时,甭管啥美味送到嘴边,它都无动于衷。当然即便演砸了,程斌也不会责罚米拉,“有人认为,白鲸不听话时会受虐待,这个真没有!责打只会适得其反,让白鲸更具攻击性,我们其实是靠喂食、引导和陪伴慢慢培养感情,增强信任,这样才能配合得更有默契。”

多数时间,男驯养师陈岩跟雄鲸尼克拉一起表演。尼克拉现年14岁,体色比米拉略黑一些,外号叫“小黑”。比起米拉,尼克拉可敬业多了,这么多年它不但表演“零差错”,即便旧疾复发也坚守在一线,为了工作还真是蛮拼的!

“尼克拉在海洋里生活时曾受过伤。有一回表演,我发现它身上的一块旧疤在向外渗血,就立刻中止了表演”, 让陈岩有些意外的是,他在查看尼克拉的伤口时,发现这个敬业的“劳模”沉浸在表演里不能自拔,“急着游回水池中央”。


(白鲸与驯养员)

“鲸”常捣蛋 天使也有“腹黑”的一面


据记者观察,米拉和尼克拉的小日子过得挺惬意,不“上班”时,总是在池壁上蹭来蹭去。“它俩是在‘去死皮’呢。偶尔,还会到冲水口做一个面部‘SPA’。” 程斌笑着解释。

米拉和尼克拉的智商相当于六七岁的小孩,如果你觉得白鲸只会表演“海洋之心”,那可就太小瞧它们了。特别是米拉,那演技绝对是“影后级”的,堪称“白鲸界的梅丽尔斯特里普”。让陈岩印象最深的是,有一回他正在跟同事们开会,突然听到对讲机里传来:白鲸组,白鲸组,速到一楼看看白鲸怎么了!他当时吓坏了,拔腿就往水池方向跑。十几个人围着池子观察,五六分钟后,米拉仍趴在水里一动不动,呼吸十分微弱。

“以前吐出来的泡泡都是一团一团的,当时是一点一点地往外吐气。”陈岩急了,换好潜水服正准备下水时,米拉却瞬间“满血复活”,在水池里得意地大跳“霹雳舞”,“这家伙太坏了,当时分明就是为了引人注意,在故意装死嘛!”

跟米拉不同,雄鲸尼克拉是个典型的“暖男”。它不仅从不旷工,还乐于助人。陈岩每次潜水回收玩具时,尼克拉都会热心地把它们一个个顶到岸边。

米拉和尼克拉心情好时,喜欢扮天使,用头顶的喷水孔喷出个漂亮的“天使光环”,其实天使也有“腹黑”的一面。程斌记得,水池底部有个回水盖,两只白鲸特别好信儿,每天都去鼓捣一番,紧紧咬住井盖用力往上掀,大概是以为“开盖有奖”吧!不过由于水压很大,它俩的“奸计”一直未能得逞。终于在某一年的除夕夜,它俩成功地将回水盖掀了起来。“那天接到电话,我们全体归队,谁都没吃年夜饭,找人重新焊接、加固,最后不得不陪着它俩一起跨年……”

每天生活在一起,米拉和尼克拉难免会闹矛盾,有时游着游着,不小心发生剐蹭或者追尾,双方会发出刺耳的叫声,用高频声波在水里掀起一场“骂战”,幸好它俩一般“只吵吵,不动手”。




意外“鲸”喜 “海洋之心”促成浪漫奇缘


水深6米,水温常年保持在13摄氏度,驯养师们穿着只有5毫米厚度的潜水服下水工作。其实,本可以将水温略微调高一些,但为了让白鲸感觉更舒适,他们选择去适应白鲸的生活环境。

“下水的一瞬间,寒气从脚趾直冲头皮,汗毛都冻得竖起来了。”尽管陈岩和程斌干这行五六年了,但提起水下的冰冷时双双撇嘴。

“这跟冬泳不一样,虽然冬泳时水温更低,但一般几分钟之内就会上岸,可我们每场表演得在水下待上半个多小时。”陈岩说。

比起寒冷,水下的惊险时刻更刺激。“白鲸没轻没重,有时玩嗨了,会不管不顾。”程斌和陈岩都曾被白鲸拽到过6米深的水底,特别是他们在水下清理池壁时,尼克拉会好奇地抢走呼吸器。有时,白鲸巨大的尾鳍会不小心扫到他们头上,一下就能被抽懵。

“其实,这两个家伙儿没有恶意”,程斌补充道,“它们不过是想让人多陪它们玩一会儿”。

表演环节里,有个动作叫“天使之吻”,需要人与白鲸接吻。回忆起自己和白鲸的“初吻”, 程斌下意识地摸了摸鼻子,忍不住吐槽:“我俩的第一个吻是酸的”。原来第一次接吻时,尼克拉直接冲过去,一头撞到程斌的嘴唇上,鼻子一酸,程斌当场就被撞哭了。

然而,对程斌和陈岩而言,与白鲸相伴的欢乐永远多于疼痛。隔着35厘米厚的玻璃墙,他们在表演时见证了无数个浪漫时刻,有人在这里现场求婚,也有人来拍结婚照。

不过,很多人不知道,“海洋之心”促成了那么多对情侣,但是谁都没程斌和陈岩浪漫。去年,这对工作伙伴因鲸结缘,在现实生活中浪漫牵手……



喜欢就点赞,用力点屏幕不会碎滴



我要推荐
转发到